设置

关灯

第6章 绝欲膏?狠狠打脸扬眉吐气!

    幸亏凌天提前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否则还真有被算计的可能。

    堂堂七尺男儿屹立于天地之间。

    臂上能站人,拳上能跑马,胸口碎大石,某花开瓶盖,夜御十……

    让他变伪娘?

    想想就够恶心的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要算计我?”林凡劈头盖脸问道。

    “没,也就昨天才知道……”

    “刚才我要是不帮你把手和腿治好,你是不是会跟那丫头沆瀣一气,一起来算计我?”

    “那哪能……”见林凡满脸不爽,凌天连忙讨好道:“天地良心啊,你可是我亲姐夫!”

    “滚!”

    ……

    数落一番后,林凡径直来到小姨子凌雪所在的庭院。

    还没靠近,便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药草味,浓郁扑鼻。

    也不着急进去,站在门口的林凡微闭着眼睛,一边闻着浓郁的药味一边如数家珍道:“九幽地黄、冰山雪莲、地阴槐根、曼陀罗、龙涎乌袍,还有……地黄精!啧啧,这分明是绝欲膏的配方,看来这小丫头为了整残我也是处心积虑啊!”

    毕竟是准混元大罗金仙的思维,如果要是连一个小小的玄武大陆都玩不转,也就没资格纵横驰骋在洪荒世界了。

    略加思量一番后,很快林凡便有了主意,当即大步流星走了进去。

    “哟,在忙啊,我在外面就闻到里面有一股很浓郁的药味,你这是在干什么?”故作惊讶看着正在忙活的凌雪,林凡佯装做一无所知问道。

    “呀,姐夫你来的正好,你最近这段时间不是生病了嘛,我打听到一个活血化瘀、能归元补阳的药方,打算让你试试看。待会你只要把我熬的药喝下去,保证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凌雪俏皮道,眉宇间有一丝狡黠。

    “你为了我可真是煞费苦心啊!”林凡话中有话道。

    “谁叫你是我姐夫呢?”凌雪陪着笑脸说。

    “你说,这药不会有毒吧?”林凡的表情意味深长。

    “我能有什么坏心思了?只不过想让你身体更好罢了。”凌雪委屈说。

    “那就好,我喝!”

    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揪着嘴巴的凌雪心里暗爽,无比期待。

    哼!

    等你喝了绝欲膏看你还怎么霸占我姐姐。

    就在凌雪专心熬制绝欲膏的时候林凡在庭院里随便转了转,看似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实则他在寻找可以改变绝欲膏药性的药材。

    庭院内有一间药房全都是各种中草药。

    当林凡看到淫羊藿和肉苁蓉时,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笑容,趁凌雪没注意抓了一把扔到那熬药的器皿中。

    九幽地黄、冰山雪莲、地阴槐根这些都是至阴之物,熬制的绝欲膏的确能让人断绝念想,甚至能在潜移默化中让男人变成牙签。

    但物极必反。

    一旦加入肉苁蓉和淫羊藿这两种至阳的药材,立刻变成香味异常的十香软骨散。

    十香软骨散药性强烈。

    一旦中毒将浑身酸软无力。

    犹若万千毒虫咬噬,生不如死。

    此刻凌雪虽然没喝,但因近距离接触而吸入浓郁的毒香味后明显受到影响。

    踉踉跄跄,似乎连站着都很吃力。

    “奇怪,这药怎么突然这么香了?还有,我怎么头晕目眩的……”喃喃自语,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的凌雪困惑不已。

    还怕林凡等不及,她连忙柔声安抚道:“你再等等,这药马上就好了。”

    “我不急。”背着手踱步在庭院里的林凡漫不经心说。

    看似无意,实则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凌雪脸上的神色变化,那颗邪恶的心有了期待。

    片刻后,她终于是扛不住了。

    趔趔趄趄摔倒在地。

    此刻她额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脸色苍白扭曲,难受异常。

    “啊!”

    痛苦惨叫起来。

    凌雪发狂一般在身上挠着,痛不欲生。

    那种自内而外的撕裂感就好像是有无数毒虫在撕扯,肝肠寸断。

    “姐夫,我肯定是中毒了,快救我。”濒临崩溃的凌雪哀求道。

    无动于衷。

    林凡戏谑笑了起来说:“你现在应该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是什么感觉了吧?”

    凌雪心底一惊,隐约觉得不妙。

    但毕竟没有证据,所以她故作不知说:“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怎么,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装?你的那点小心思凌天早就跟我说了。想用绝欲膏断绝我对你姐的念想?可真够狠的!看来最毒妇人心这话一点都不假。”林凡一针见血说。

    “原来你都知道了,这么说来,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你所为?”凌雪愤怒道。

    “不然了?”

    “真没想到你这废物还有如此手段,你最好给我解毒,否则我姐绝对饶不了你!”凌雪威胁道。

    “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你……找死!!!”

    恼羞成怒。

    凌雪咬紧牙关提着一口气,抽出腰间的长剑直接朝林凡刺了过去。

    她是炼体八重天的修为,吊打林凡这个炼体三重天的废物绰绰有余。

    然而毒气侵体,当她尝试着催动灵力游走周身时,立刻五内如焚,刚追到庭院门口就瘫软在地,身子也因痛苦而蜷缩一团。

    “我劝你最好别运气吐纳,否则毒气会加速蔓延周身,到时候可就不止蚀骨灼心那么简单了。我这毒气里面有至阳之物,你现在应该能感受到气血翻涌,再这么下去说不定我今天能开开眼,见识下你那水性杨花的一面。”林凡肆无忌惮道。

    被叫废物这么多年,一直忍气吞声。

    但今天,他终于反击了,狠狠打脸,扬眉吐气。

    “你、你无耻!”

    “这就受不了了?我还有更无耻的在后面!”

    唯恐天下不乱。

    林凡邪笑起来,让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