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三日月宗近

    日本东京杰尼斯事务所。

    “孩子们,今天的课程就到此为止,下课!”穿着单薄运动背心和塑形裤的曼妙女人对着她眼前的少年们说道。

    竹田结菜是杰尼斯事务所的舞蹈课程老师,她的工作,顾名思义,就是要教眼前这群“姿色”上佳的少年们跳舞。

    其实主要工作是让这群年轻的孩子们塑造形体,不至于让这些刚刚成年不久的孩子们出现形体失控的情况。

    其次才是练习舞蹈本身,尽管他们现在还没出道,但杰尼斯事务所内部向来对孩子们严格。

    首先介绍下杰尼斯事务所,杰尼斯事务所(johnnys事务所)于1975年成立,是日本一所著名艺人经纪公司事务所,以推广男艺人及男性偶像团体为主要业务。

    社长是johnny喜多川(真名:喜多川扩)。

    现今旗下当红艺人有:东山纪之、佐藤敦启、木村拓哉、中山优马、ふぉ~ゆ~、“tokio”、“v6”、“kinki kids”、“岚”、“news”、“关8”、“kat-tun”、“hey!say!jump”、“kis-my-ft2”,“生田斗真”等。

    上述的艺人都是日本当红偶像小生或者是偶像团体,其中像木村拓哉这样的更是号称亚洲天王巨星,引当时无数少女为之倾倒。

    即便是后来宣布结婚,有关木村拓哉的新闻还是十分受欢迎。

    而作为培养出这种天王巨星的杰尼斯事务所,更是牢牢霸占住其在日本芸能界男性艺人和男性偶像团队经纪人公司no.1的地位。

    可以说,被杰尼斯事务所选中,就代表了你的偶像生涯成功了一半。

    可是在日本,偶像可是没有那么好当的。

    就比如现在,竹田结菜眼前大多数少年们都在大口喘着粗气,不要觉得他们身体弱。

    实际上,日本的男性艺人们都很耐苦耐劳,尤其是眼前的二十位少年已经当了预备艺人两年了。

    严格的饮食控制和大量的练习生课程,让他们的体力还算优秀。

    毕竟如果一个偶像在台上边跳边唱的时候,各种喘着粗气,在日本无疑是很失败的。

    他们喘着粗气实在是因为……他们已经上了一整天的课了。

    他们的一天上半部分是属于声乐课的,而下半部分就是属于舞蹈课的。

    这么一天上完课下来,对于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确实够呛。

    竹田结菜倒也见怪不怪,要是这些少年们不感觉得到累,杰尼斯事务所就不会只安排这么点课程内容了。

    只是,让她很无奈的是,在这二十名少年中,有一位少年此时只是额头微微出汗,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喘着粗气。

    但同时她也对这个少年十分欣赏。

    少年一头细碎的短发,一张即便是在花美男如云的杰尼斯事务所里都绝对算得上压倒性的俊脸,带着些许面无表情。

    竹田结菜相信,这位少年如果出道,将会迅速成为日本当红的小生。

    经过两年的培训,在同期生里,少年的各方面成绩都是顶尖的。

    甚至就连艺人们很难通过的文化课,少年都有着近乎于尖子生般的成绩。

    即便少年不选择当偶像,竹田结菜也相信他选择读书也能考上好的大学。

    “光君,今天你的表现很不错!”竹田结菜赞许了一声。

    御守光只是微微鞠躬,然后说道,“多谢老师赞赏。”

    “行了,大家赶紧回家吧。”竹田结菜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舞蹈教室。

    舞蹈教室里的同期生们也勾肩搭背地准备离开,回到更衣室换衣服拿东西,然后或是回集中宿舍,或是回自己的家。

    只有刚才被称赞的御守光,独自一个人回到更衣室,穿上外套然后拿起一个长长的网球包离开了教室。

    杰尼斯事务所外,他看着飘落的大雪,一个人独自走进雪夜中。

    ……

    杰尼斯事务所位于东京繁华的涩谷区,而御守光的家则是处于在东京城东地区的台东区。

    距离杰尼斯事务所可谓很远,其实事务所对于旗下艺人有着很好的待遇,比如一些远道而来的练习生,他们可以居住在公司所属的集中公寓里。

    集中公寓里的设施也很齐全整洁,完全不比自己家差。

    面对这个练习两年的优秀偶像练习生,杰尼斯事务所的老师们也曾代表公司建议他居住在公司的集中公寓里。

    但是御守光拒绝了公司给他的建议。

    过往的光景已不再,他在这异国他乡里待了足足十七年的时间,曾经的“余守光”也变成了“御守光”这个名字。

    和这十七年里唯一的亲人相依为命,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再加上他也不想其他人知道他的某个秘密。

    所以他便每天往返于家里和公司。

    搭了许久的电车,拒绝了许多女人的搭讪请求后,御守光下了电车,选择了一条熟悉的路口走去。

    即便是繁华的东京,也有霓虹灯照不到的地方,这句话御守光觉得很对。

    至少,在他回家的这条路上,边上的路灯闪烁着,时好时坏。

    这样的情况已经过了整整四年,但是始终没人来进行维修,御守光也习惯了这条黑暗的道路。

    就在这时!

    “喂!那边的小子!给我站住!”御守光耳边传来了机车暴走的声音,噪音就是发怒的公牛一样咆哮着。

    御守光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看着骑着机车飞驰而来的不良少年们。

    不良少年们显然也没想到御守光这么听话,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多想什么。

    试问一个只拿着背包的家伙,能对他们产生什么威胁吗?

    不良少年们嘻嘻哈哈地用机车围住御守光,笑着说,“小子!很识趣嘛!”

    “既然这么识趣,我也不废话了,赶紧把身上的钱交出来,我们就放过你!”不良少年笑嘻嘻地说道。

    只是……

    他们却没有想到,御守光看了他们一眼,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外来的真麻烦。”

    “小子,你说什么?”不良少年们听到后愤怒了,然后从腰间拿出棒球棍。

    御守光笑了一声,“你们要是这一片的人就会知道,惹怒我,不是什么好事。”

    “你这混蛋!”一个不良少年终于忍不住了,拿着棒球棍飞速对准御守光的脑袋砸去!

    下一刻,一道冷光在黑夜里闪过!

    不良少年看着手中断口如镜面的棒球棍,目瞪口呆。

    眼前的御守光,此时却不再是手无寸铁。

    而是……拿着一把长约80cm的武士刀!

    刀名,三日月宗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