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章 送大礼

    接到唐城打来的电话,汉斯扔下手边的事情,马上就赶了过来。汉斯的速度不慢,赶到唐城住所的时候,才洗过澡的唐城头发都还没有来得及擦干。新亚酒店的袭击事件,在上海只一个晚上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像汉斯这样手眼通天的家伙,更是通过自己的关系内线,弄到了第一手的资料。见到唐城的第一反应,汉斯便眼也不眨的盯着唐城看,他怀疑新亚酒店的事情跟唐城有关。

    “你这两天上哪去了?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都说你不在。”汉斯并没有直接问唐城是否跟新亚酒店的袭击案有关,而是故意用不很在意的口吻跟唐城说话。汉斯的用意,唐城心中明白,只是见汉斯不想把话挑明,唐城也就跟着装起了糊涂,他只是跟汉斯说自己去了一趟苏州办事。

    唐城回答说自己临时去了苏州办事,汉斯却不疑有他,尤其他并没有从唐城的表情中看出破绽来。“你还不知道吧?新亚酒店昨天晚上又出事了,我找人打听的消息,说是宪兵司令部的两个大佐和四个中佐军官,全都死在了新亚酒店里,另外还有几十个宪兵和特高科的便衣。”还想要从唐城表情中看出破绽来的汉斯,一边说话,一边暗自留意唐城的反应。

    汉斯想要从唐城的反应中看出破绽来,只可惜唐城脸上的表情,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汉斯暗自在心中嘀咕起来,莫非新亚酒店的事情真的跟唐城无关?在汉斯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唐城当然不会少呼呼的承认新亚酒店昨晚的事情跟自己有关,唐城相信汉斯不会出卖自己,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先别说日本人的事情了,我找你过来,是有好事情跟你说。”唐城带着汉斯上楼去了书房,亲手反锁了房门之后,唐城这才打开书房里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纸筒来。“这东西,可是费了我不少心思,这次去苏州就是为了拿到这个东西。”心中突发奇想的唐城,索性就用手中这个纸筒,来打消汉斯怀疑自己跟新亚酒店袭击案有关的心思。

    唐城从保险柜中拿出来的这个纸筒看着平淡无奇,在唐城没有打开纸筒之前,汉斯盯着纸筒看了一阵,却并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唐城打开纸筒,从纸筒里取出一张卷起来的图纸,“这是美式加兰德步枪的设计图纸,我上次给了你一支加兰德步枪,如果只是按照成品进行设计逆推,肯定要花费不少时间,有了这张设计图纸,我想一定会节省不少时间。”

    唐城上次交给汉斯的那支加兰德步枪,早已经被汉斯通过自己的渠道送去了柏林,虽说兵工厂的工程师一定能够按照成品逆推出设计原理,但如果有了这张加兰德步枪的设计图纸,其中节约的可不单单是时间。“这张设计图纸,是加兰德步**进型的设计图纸,原来的导气装置会让活塞筒与枪口罩连接不牢固,刺刀装配不稳,继而使得步枪准星移动影响精度,现在的导气装置已经改成为在枪管下方开导气孔。”

    唐城从系统中抽奖得来的这份加兰德步枪设计图纸,的确是导气装置改进之后的结果,只是按照历史进程,加兰德步枪存在缺点的导气装置一直到了1939年才会进行改进。汉斯对武器设计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不过听唐城说的很是有道理的样子,汉斯脸上的笑容便再也控制不住的显露出来。唐城能打电话叫自己来,而且一来就拿出这张图纸,说明这张图纸一定是要交给自己的。

    汉斯脸上的喜色,早已经被唐城看在眼中,暗自心中发笑的唐城不等汉斯伸手来拿桌上的这张图纸,便一把卷起来重新装进了那个纸筒里。“这东西最后一定是你的,不过话得先说清楚,这东西,这次可不能再白给你了。你要嘛花钱从我这里买走,要嘛就拿东西来跟我换,总之,你不能不劳而获,我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才拿到这东西的。”

    唐城实际并不知道这张加兰德步枪的设计图纸值不值钱,他此刻选择把话挑明,只是想要给接下来的事情做好铺垫。果然,原本心情很好的汉斯听说自己还要出钱或是以物易物才能拿到这份图纸,脸上的笑容瞬间便凝固住了。“唐,咱们可是好朋友!咱们之间的交情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咱们只是几天没见,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汉斯的哭诉表演,并没能令唐城改变决定,在汉斯絮絮叨叨的时候,唐城反倒是点了一支香烟很是悠闲的抽了起来,气的汉斯暗自在心中咬牙切齿起来。“行吧!算你厉害,你说吧,这东西想要多少钱?”汉斯本想继续跟唐城赖下去,只是无意间看到唐城脸上那幅诡异的笑容,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唐城给套路了。

    唐城根本没有理会汉斯故意做出的恶狠狠嘴脸,只是伸手敲着桌上的纸筒,一副吃定了汉斯的样子笑言道。“我知道你手里有不少黄金,反正那么多金条,你整天藏来藏去的也是心累,不如给我一点。这东西,我只跟你要20根大黄鱼,你要是觉着我要的多了,也可以用电台跟我换,拿三部军用电台来,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唐城来上海以后,只去过两次上海的黑市,所以他并不知道军用电台在上海是个什么价格,他这边话音刚落,汉斯那边便已经跳着脚的叫嚷起来。“唐,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你知道三部军用电台能换来多少金条吗?而且这张图纸,它值20根金条吗?”汉斯一脸肉疼的身手指着桌上的纸筒。“10根金条,或者一部军用电台,你自己选!”

    汉斯本就做着黑市生意,对电台这种市面上的禁货再熟悉不过,尤其唐城要的还是军用电台。汉斯的回答让唐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生意就是要讨价还价,既然你已经开价了,那我也拿点诚意出来好了。15根金条或是两部电台,如果你能接受我的这个价格,咱们再继续下面的事情!”话音落下,唐城的脸上还故意露出一个满含深意的笑容来,汉斯心中咯噔闪了一下,随即不加思索的点头答应下来。

    唐城见状得以的笑了起来,随即将手中的纸筒交给汉斯,自己起身去打开保险柜,又从里面取出一个同样大小的纸筒。“我可先跟你说好了,这个纸筒里的东西,可不是十几根金条或者两三部电台就能换走的。”唐城拿着纸筒坐回到桌前,没有打开纸筒之前,唐城先面色严肃的要汉斯跟自己保证不会对外泄露消息。

    唐城的故作严肃,令汉斯也跟着变得正经起来,毕竟唐城从来没有拿正事跟他开过玩笑。得到汉斯的保证之后,唐城却还是没有马上打开纸筒,而是郑重其事的对汉斯言道。“汉斯,咱们是朋友,因为是朋友,所以有些话,我需要先跟你说清楚。这个纸筒里的东西,如果你拿回柏林,你们的那位元首大人,一定会给你一个足够令很多人羡慕的职位。”

    “作为朋友,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一定不要将这东西的来源跟我扯上关系。而且我还有一句忠告,如果我是你,不管那位元首大人给了什么样的新职位,我都会选择继续留在上海。”唐城这番话包含了两个意思,汉斯只听明白了前一个意思,对于唐城后半段的善意提醒,却是一头雾水。不等汉斯做出反应,唐城伸手打开了纸筒,从里面取出一副地图摊开在桌上。

    “这东西来的偶然,我不知道这东西最早是从什么渠道流出来的,但我能肯定,这东西一定跟英法脱不开关系。”说着话,唐城递给汉斯一枚放大镜,按照唐城的示意,汉斯拿着放大镜专门看了地图上的几个位置,果然从中看到了用法文和英文书写标注留下的痕迹。等着汉斯不解其意的扭头看向自己,唐城这才又拿出一张德国地图递给了汉斯,示意对方自行找寻这两张地图之间的关联之处。

    汉斯是个合格的情报人员,也是个不错的餐馆老板,可他却并不是一个熟悉地图的专业人士。见汉斯摆弄了好一阵,也没能找出其中的玄机,唐城这才耐着性子出言解释起来。“我最先从纸筒里拿出来的这张手绘地图,实际是一副奥地利地图,我根据市面上能找到的奥地利地图进行了核对,这张手绘地图上的红点应该是维也纳西南方向的阿尔卑斯山脉米特希尔小镇。”

    “红点下方的这个英文简写标志,是国际上通用的元素简写,代表着钨。所以按照我的推断,这份手绘地图,应该是一份地质矿产勘探记录地图。至于这东西为什么会流传来了中国,我没有时间和能力去找寻答案,但我想赌一把,赌这份东西的真实性。”唐城此刻那呼出来的这张手绘地图,自然不能是假货,地图上的红点便是日后大名鼎鼎的奥地利米特西尔钨矿,是世界第二大钨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