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二章 引火上身(1)

    许还山刚开始还不愿意住在这里,可是听唐城说汉斯是个外国人,而且还是个黑市商人的时候,便马上答应在这里住下来。唐城岂能看不出许还山的心思,“老许,你先别高兴的太早,汉斯这个人是个利益主义者。如果你给不出他想要的利益,就算你跟他爹是朋友,也别想从他手里拿到丁点的东西。”

    半小时之后,接到电话的汉斯,便出现在了公寓屋里。从唐城口中得知,有一笔大生意临门,一心钻进钱眼里的汉斯恨不能多长两条腿。汉斯到底是个常年混迹黑市的黑心贩子,他不但带来了两包从餐馆打包的饭菜,还很是贴心的带来了一份货物清单,美其名曰这是为了方便客户能更好的挑选货物。

    “看吧!我就说这人是个认钱不认人的黑心商人吧!”唐城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然后一脸鄙视的斜眼看着自来熟的汉斯。汉斯面对唐城的斜眼鄙视却根本不在乎,因为就在唐城点烟的时候,他已经跟许还山有过短暂的交流,得知许还山这次来上海,就是奔着大宗采购来的,汉斯忍不住心中狂喜。

    “许先生,实话跟你说,我做的是黑市生意。所以,我根本不在乎你是什么人!”汉斯的表情看着很是和善,但言语之中,却暗藏机锋。“我是个商人,商人只为追逐利益!所以,只要你出得起价钱,货物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你是唐介绍来的,我信的过他,毕竟我和唐是老朋友了!”

    许还山对汉斯不摸底,所以他只能扭脸看向唐城,唐城无奈,只能临时充当了一把黑市掮客。汉斯在租界里有好几处秘密仓库,囤积了大批的物资,因为日本人对黑市的控制,汉斯囤积的这些物资只能细水长流一点点对外售出。难得遇到许还山这样的大客户,再加上还有唐城作保,汉斯恨不能许还山吃下自己所有的物资。

    仔细看过汉斯拿来的物资清单和价格,知道汉斯给出的价格已经没有压缩的可能,不过他并没有参与汉斯和许还山之间的交流。一刻钟之后,一度争执到脸红脖子粗的汉斯和许还山,才终于开始心平气和的坐了下来。“唐,多谢你,给我介绍了一笔大生意!”汉斯离开的时候,看着心情很是不错。

    汉斯离开时间不长,许还山也准备外出,他必须先联系到上海地下党组织,因为那么大一笔货款,如果没有上海地下党组织的帮助,许还山自己根本拿不出来。唐城好意提醒许还山,可许还山执意外出,唐城劝说无效,只能答应会暗中保护许还山。稍稍装扮之后,唐城和许还山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公寓楼。

    此时的租界街头,明显多了许多行色可疑之人,不管是身穿西装的,还是短衫打扮的,都是身形彪悍的精壮汉子。唐城不动声色,只是远远的坠在许还山身后,两人之间也只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许还山是个老地下党员,面对如此的局面,同样表现的镇定自若,连续走过几个街口之后,两人出现在了临近法租界巡捕房的一条街道里。

    亲眼看着许还山进了前面的那家茶庄,唐城随即放慢脚步,径自穿过街道,从街边报童手里买了一张报纸,站在街边翻看起来。租界里危机重重,心里加着小心的唐城丝毫不敢松懈,尤其许还山之前还被自己人出卖过。许还山进入茶庄时间不长,就拎着一包茶叶走了出来,远远的跟唐城对视一眼,许还山扭头往东走了。

    许还山看向唐城的眼神中,明显带着深意,所以许还山顺着街边往东走了之后,唐城并没有马上跟上去,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茶庄上。十几个呼吸之后,唐城就看到一个长衫男子,脚步匆匆的从茶庄里出来,只是在店门外左右张望了一眼,便朝着许还山离开的方向快步跟了上去。唐城见状,也马上收起报纸,看似漫不经心的也往东走了。

    唐城行进的速度不慢,可他一直走走停停的,反倒是跟那个长衫男子走了个旗鼓相当。从茶庄里出来的长衫男子,一直暗自跟着许还山,连续走过两个街口之后,唐城就忽然看到,这个形迹可疑的长衫男子,跟站在街边抽烟的一个西装男子,暗自对了个眼色。唐城见状,立马横穿过街道,借助一辆过路的轿车做掩护,暗自加快速度追上了许还山。

    “离开这里,茶庄里出来的人,刚才跟这条街里的便衣接上头了。”唐城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在擦着许还山身侧前行的时候,将自己刚才的发现,低声告知给了许还山。许还山闻言心中一惊,他原本只是心中怀疑,没有想到那家茶庄真的有问题。依照唐城的手势,许还山在前面的街口左转进入隔壁街道,然后走出不远,就钻进了街边的巷子里。

    远远尾随许还山的长衫男子见状,也跟着加快速度追进了巷子里,只可惜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许还山身上,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还跟着唐城。“张忠,没有想到,你居然成了日本人的狗腿子!”藏身在杂物后面的许还山,看到长衫男子被唐城控制之后,这才现身出来,朝着那长衫男子厉声喝问。

    叫张忠的长衫男子,自然是不肯承认许还山的指责,只是还不等他开口狡辩,就被身后的唐城,从他的衣袋里翻找出了76号颁发的特务证件。看到这本证件,许还山恶狠狠的瞪着完全傻眼的张忠,“张忠,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你以为,我会觉着这本证件是你造假做出来的?”张忠气急败坏的用力挣扎,却根本无法挣脱唐城的控制。

    “别跟他浪费时间了,如果继续在这里磨蹭下去,麻烦就要上门了!”唐城看着许还山似乎是有要在这里审讯长衫男子的意思,便马上出言劝说许还山,现在可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万一之前跟这个长衫男子街头的特务也追过来,一场恶斗是少不了的。唐城的话,让怒火攻心的许还山马上清醒过来,一脸嫌弃的看了长衫男子一眼,马上转身离开。

    唐城双臂发力,咔嚓一声扭断了长衫男子的脖子,随手将尸体扔在杂物后面,便跟在许还山身后,朝着巷子的另一头出口走了。“老许,连续两次遇到这种情况,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觉着是不是上海地下党组织内部出了问题。虽说这种联络点,一般都是单线垂直领导,可联络点出没出问题,上海地下党组织的人难道心里没数?”

    离开巷子之后,唐城快步追上了许还山,也不理会许还山那张满是阴霾的面孔,唐城只是低声说出自己的判断。“之前在裁缝店想抓你的就是76号的便衣特务,刚才从茶庄出来跟踪你的,也随身带着76号的特务证件,这说明,现在对付你们地下党的主力,已经从特高课换成了76号。相较看似凶狠的特高课,我倒是觉着这个76号,才是你们地下党的大敌。”

    “快走,他们追出来了!”许还山闻言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一直留意身后情况的唐城猛的推了一把。措不及防的许还山心中大惊,回身看去,正好看到几个西装男子,从那条巷子里冲进街道里。“你先走,我在后面跟着!”唐城又推了许还山一把,示意对方先走,自己则放慢脚步,走到了街边贴近店铺的位置。

    许还山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继续磨蹭下去,只能是白白耽误时间,当即转过身去,加快速度混入了人流之中。从巷子里追赶出来的西装男子们,此刻是一脸的怒色,因为那个给他们传递消息的张忠已经死在了巷子里。好不容易才策反过来的地下党叛徒,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巷子里,刚刚获得线索的他们,自然是要继续追击下去。

    只是这条街里的行人不少,才从巷子里追出来的他们,根本不知道目标朝着哪个方向走了。简短的商议之后,这几个西装男子,马上分成两拨,分别朝着街道的两个方向展开追踪。此刻站在街边的唐城,假装看着街边店铺临街橱窗里展示的货品,实际却在留意那几个西装男子的举动,眼见着三个西装男子,正快步朝自己这边过来,唐城微微一笑,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唐城看着年少,且一副富家子弟的穿戴打扮,不管是年龄还是穿戴打扮,都跟这几个西装男子之前接收到的线索不符。所以顺着街边快步行进的三个西装男子,也只是随意扫了唐城一眼,便马上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人身上,他们根本没有拿唐城当回事。唐城不动声色,只是在这三个西装男子经过自己之后,悄悄跟在了对方三人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