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个薄情负心郎

    阎埠贵心满意足的看着手里的钱,去胡同口修车铺,还能剩下不少钱,又赚了一笔。大方的也就不追究了。

    老虔婆子看着秦淮茹两手空荡荡的回来,一副败家娘们的样子,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将她给娶回家。

    没几年的功夫!

    就将贾东旭给克死了。

    “怎么这么快,好歹和三大爷讨价还价一番啊。”

    “没有丝毫的意义,让三大爷一家吃饱了,才会彻底的放弃追究棒梗的责任,还有你以后多教育一下棒梗,不要让他和你学,小偷小摸,做给谁看呢?若是再有下一次,你的棺材本可能就保不住了。”秦淮茹有些心累。

    这老虔婆子一直将棒梗往沟里带。

    现在想想?

    徐冬青那活土匪,还真是聪明啊,怪不得不肯在她的身上浪费半点的经历,宁愿帮一下忙,占据一点便宜。

    也不愿意和她有更近一步的想法。

    棒梗可是被老虔婆子给带偏了,若是这样下去,以后绝对是一个无底洞啊,人家就是想要片刻的欢愉。

    怎么可能被她绑上没有尽头的无底洞。

    哎!

    ......

    “冬青,着秦姐家里面还是很有钱啊,四五十块钱,说掏出来,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于海棠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一幕。

    在一大爷的调和下,一场硝烟,泯灭与无形。

    徐冬青拿起桌上的红楼梦看起来。

    “贾家自然有钱啊,不过都在老虔婆子的手里攥着呢?还有院子里众人的接济,怎么可能没有穷呢?”

    这件事之后,想要院子里面的人,在接济,那除非脑门进水来,才会看他们家可怜,若是无所求。

    自然无所得。

    秦淮茹以后的路线,只能靠她自己硬撑了,或者和原著中一样,紧紧的抓住傻柱这一根救命稻草。

    再和易中海纠缠不清....

    延续上原著的轨迹....

    暗无天日。

    “怪不得每次看到秦姐都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也舍不得脱下来,换一件穿。”于莉叹了一口气。

    女怕嫁错郎!

    一入他门,深似海!谁能料想到以后的局面。秦淮茹就是最好的例子,她难道不想要和和睦睦的生活吗?

    将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红火之些。

    可惜.....

    于莉悄悄的看了一眼徐冬青,他可没有那么多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和刘岚纠缠不清,可事情有先后。

    刘岚先出现在眼前徐冬青的面前,只能怪她之前没有发现徐冬青的优点。若不然,哪有那个老女人的事情。

    存在感!

    徐冬青翻开书籍,看了一眼窗外。

    那俏寡妇依旧热情的在水龙头旁边,洗着衣服!

    似乎上午的事情,并不存在一般,依旧还是老样子,只能说是给瞎子抛媚眼,其实是没有丝毫的作用的。

    “你们把她想的太简单了,若是她穿金戴银,四合院中的其他人,怎么会在她家落魄的时候接济她们家呢?”

    “冬青,你的意思是她在装样子?”于海棠心直嘴快的看着悠闲的徐冬青,这一刻,还有一点书卷气息。

    “应该是。”

    “她的心眼真多啊。”

    于莉感慨万分,若是两人放在一块对比,那她可能被俏寡妇给玩弄在鼓掌之中,卖了她还给秦淮茹数钱啊。

    “别提她了。”

    徐冬青看了一眼俩人的背影,曼妙的身姿,不胖不瘦,比起轧钢厂的其他工人来说,姿色可以排进前十。

    “吃饭吧。”

    于莉将饭菜端在桌子上。柔声细语的模样....

    让站在窗外的秦淮茹,顿时筹措不安,外敌环绕啊,原本以为一个刘岚,是她的竞争对手,没有想到竟然有冒出于莉和于海棠两姐妹。

    看着那桌子上摆满的肉菜,顿时心里面一片的哇凉。

    她需要如何做,才能让徐冬青倾心啊,这一次,棒梗的事情,没有和徐冬青开口,就是不愿意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

    可....

    “秦淮茹,你站在院子里发什么呆啊,没有听见棒梗饿了吗?”老虔婆子掀开门帘,直接破口大骂起来。

    俏寡妇回头看了一眼张氏,一个十足不涉的恶人嘴脸,家里的一切都是靠她生活啊,可至从嫁给贾东旭之后。

    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骚狐狸,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没有看见于莉和于海棠都在徐冬青的屋内呆着吗?你一个上有老,小有小的妇人,他又怎么可能看得上。”

    张氏喋喋不休。

    秦淮茹有些心烦意乱,看在她上午给棒梗解围的份上,也就没有顶嘴。

    下午的时候。

    徐冬青从床地下拿出两框子的鸡蛋,赠与了两人,就当是感谢她们专门过来给他做饭的酬劳吧。

    “不合适吧。”于莉有些推脱。

    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情,就一直往家里拿东西。

    “有什么不合适的。”于海棠抓住于莉的手,两人就走出四合院。

    ...

    尼玛?

    “这徐冬青是干什么的,这么有钱。”老虔婆子坐在窗户边上,露出一丝愤恨的表情。

    “宁愿接济一个外人,也不可帮她们一家,什么人啊?”

    秦淮茹面无表情,对于张氏的胡言乱语,她早就免疫了,想要徐冬青的接济,还不简单,只要她不像防贼一样,总是浮现在徐冬青的家门口。

    她早就得偿所愿。

    .....

    “淮茹,我看徐冬青,那小子确实有几把刷子,既然,你不愿意答应一大爷的条件,不如,你去尝试和徐冬青接触一下。”张氏改变态度道。

    下午的时候,她想要找易中海找补一点损失回来,可惜,易中海提起裤子不认账,非要等秦淮茹答应之后,才会借机接济他们家。

    一个老不休。

    张氏心里面别提多么的心塞。

    秦淮茹诧异的看了一眼老虔婆子,这是转变性子了,有点猝不及防啊,难道是看见其他人都从徐冬青那里,得到了一点小恩小惠。

    暗自坐不住了,想要趁机也分一杯羹吗?

    “妈,你说的是真得?”秦淮茹装作面无表情的模样,故意询问道。

    “难道还有假的,我是看清楚易中海的真面目了,他帮助我们家是假的,趁机觊觎你的美色才是真得,一大把年纪了,还是这样的道貌岸然。”张氏紧握手里的针线,恨不得扎死他。

    一个薄情负心郎。

    “妈,那你以后可不能随便的找人家的麻烦啊,这种事情,一旦曝光出去,对我们家可没有丝毫的好处。”

    秦淮茹有些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