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百六十章望阙之城【感谢“书友2017…7484”老哥晋身白银盟!】

    “赵公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正殿外,小鱼疑惑不解,连脑袋上揉乱她飞仙鬓的大手都忘记挣开,“袖儿姐走时,我看见你不是还在睡吗?”

    赵戎放下了揉脸的手,低头瞧了瞧求知欲很强的小离女。

    并不是心湖里的紫衣剑灵和他说的。

    赵戎其实……早就已经醒了。

    在那位正义女侠斩杀了魔龙双双飞升,让他’从纯白寒宫中走缓缓出来的时候。

    这也是刚刚赵戎在大殿睁眼,洞晓心湖情况的剑灵调笑他的原因。

    当时。

    在从九天寒宫中降下的明月清辉照耀下,满殿的充盈灵气疯狂搅动,朝龙棺中重伤的他涌来。

    赵戎被那股血肉白骨疯涨的瘙痒感唤醒,结果发现他整个人的灵魂像是被抽离了出来。

    正在高处俯视着龙棺内的那对的‘男女’。

    男子正是断臂毁容的他,而女子……

    他也认出来了。

    当时二人已经真正意义上的血肉相融了。

    因为罗袖趴在他的胸膛上,手里拿着一柄赵戎熟悉的文剑。

    文剑,染了‘天命玄鸟’的血。

    成了血刃。

    原来是罗袖在纯白寒宫打开之际,用锋利的剑刃直接割开了赵戎的喉咙。

    他喉管动脉的鲜血,如泉般涌射。

    红颊迷离的她,痴笑着把唇凑到了赵戎的喉咙前,大口大口的饮着他的新鲜热血,似是要从这男子身上索取回某种补偿……

    再然后……他失血濒死,纯白寒宫的药力瞬间起效。

    生死人肉白骨……喉管痊愈……脱胎换骨……焕然一新。

    赵戎脱离而出俯视的灵魂回窍,视野重新变回了被眼皮遮挡的黑暗……

    再然后,尘埃落定了。

    她颊红唇红的趴在他身上,口鼻间喘出的热风吹打着赵戎的胸膛。

    二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龙棺里。

    似是睡去,又似是回味……

    “所以……你是装睡的?”

    此时,见赵戎垂目不说话,小鱼怀疑的问道。

    赵戎不语。

    小鱼有点生气了,把他摸头的手一拍,“你怎能这样?你这是骗人,特别是骗了救你的袖儿姐。”

    赵戎抬头,看了眼遗迹的天空,那是一片封闭的穹顶。

    罗袖带他来的这处秘地,应该是深埋地下,或者是位于山内。

    赵戎点点头,同时嘴里轻声道:“她知道的。”

    “她知道?”小鱼疑惑,“袖儿姐知道的话,那为什么还要让我留下,让我给你传话,另外把东西还给你?她直接和醒着的你说不就行了吗。”

    小丫头已有的人生经验,怎么也想不通如此复杂弯绕的男女问题。

    赵戎收回打量遗迹的目光,想了想,眯眼开口:“可能是因为,罗女侠侠骨柔肠,不是一般女流,她要游历天下九洲,见更多有趣的人有趣的故事,不想被在下这个小小儒生拘束在小小的望阙洲吧……”

    说着,他也轻笑了下。

    当时在殿内,赵戎选择了装睡。

    装睡是因为躺在他身上的女子也在装睡。

    所以他不得不装睡。

    赵戎想醒,但是她不想醒。

    或者说,是不想让他醒。

    说起来可能有些绕。

    但意思全都在其中了。

    有时候男女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一些事不用说出口,就已经能知道对方纠结矛盾的想法。

    所以龙棺内紧贴在一起的两人,明明当时贴的那么近,心与心挨在一起,能感受到对方每一次的心跳加快,但是最后都没有‘一起醒’。

    而是‘分开’醒来,分开离去。

    他轻轻抬起搁放在她腰背上轻搂的右手,被她起身离开龙棺时,轻轻拿起,轻轻放回了……

    赵戎尊重她的选择。

    所以,今日之事,可能真的是简单的一场……女侠打败恶龙,救出公子偿还恩情的故事了,若再也没有可能再相遇的后续的话。

    “唔说的好像有道理。”

    小鱼抱胸,歪头想了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相通了后,小丫头开心起来,有些骄傲道:

    “袖儿姐帅吧~做好事从不留名,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侠,当初救了小鱼,现在又救了公子偿还恩情,行侠仗义!小鱼现在跟着她哩!”

    看着十分精神的小丫头,赵戎一怔,也笑了。

    一大一小两人,在空荡寂寥的遗迹内欢笑着。

    只是下一秒,小鱼忽然板脸,“不对,你是不是欺负了,不对……是不是了偷袭我袖儿姐!”

    赵戎一愣,他没太弄明白这个小离女的离奇脑回路。

    皱眉,“什么偷袭她?”

    小鱼回忆了下,控诉某人道:

    “袖儿姐是女侠,那么厉害,结果走的时候身子却十分虚弱,还脸红腿软的,刚离开大殿走路都要我扶着,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不是说是她压着公子你的吗,怎么像是被压了一样,我想着是不是被你给偷袭了……”

    小丫头斜着眼,眼神怀疑的盯着赵戎:“赵公子,你不是装睡吗?怎么还这么不讲侠义武德。”

    赵戎:“………”

    他很想解释不讲武德的不是它,是被你家女侠战于马下的魔龙。

    魔龙干的事,和我赵子瑜有什么关系?

    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解释起,毕竟若是这没说了,肯定还要给这个好奇的小离女解释魔龙是何物,万一她还怀着探索的精神,要看看魔龙被斩后的‘尸体’怎么办?

    骗人家小姑娘看魔龙?简直太刑了。

    赵戎立马转移话题道:“咦,这地上画的是什么?”

    他指了指小丫头旁边地上的图画。

    小鱼却不吃这套,老气横秋的告诫道:“赵公子,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欺负人了,这样不好。”

    赵戎:“………”

    你个小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他无奈,只好装糊涂点点头,然后指着旁边地上的一连串歪歪扭扭的方格子夸赞道:

    “画的不错,挺像冰糖葫芦的,你也喜欢吃……”

    小鱼涨红了脸,“什么冰糖葫芦?这明明是一座房子,格子做的房子……跳房子你懂吗?”

    赵戎咳嗽,点点头,“懂懂懂,小时候玩过的,略懂一点。”

    “当真?”小鱼半信半疑,却又跃跃欲试。

    赵戎立马瞧了出来。

    这种小丫头的心思很容易猜。

    他眨了眨眼,觉得可以和她玩玩,顺便套一下话。

    他刚醒来,还有很多事情没搞清楚,比如……他现在到底在哪。

    赵戎点点头,开口了。

    很快,二人一拍即合。

    一个白衣黑发的神俊儒生,和一个梳飞仙鬓缺两门牙的小离女,拿起石子,在这座九天寒宫花开满的遗迹内,玩起了‘跳房子’的游戏。

    赵戎笑着弯腰,用画笔画了个规范整齐的‘房子’,动作挺熟练。

    这是赵戎幼时在公爵府内玩过的游戏。

    而很快,小鱼就深刻的认识到了所谓的‘略懂一点’原来是个很‘危’的谦词……

    游戏是比分制。

    当赵戎站在最后一个格子里时,他笑着回头望着还停留在第一格傻了眼的小丫头。

    他只差一分就能获胜了。

    在刚刚的奔奔跳跳间,这具脱胎换骨的身体,赵戎已经差不多适应,摸清楚了一些状况。

    其实……挺惊喜的。

    眼下,赵戎却没再继续跳下去了,赢了个小丫头把她弄哭有个锤子的意思。

    没这恶趣味。

    不过此时的心情倒是挺放松的,散去了些与某个女子别离的惆怅……

    他微笑回头,建议道:“要不接下来换个玩法吧。”

    “什……什么玩法。”

    “我问你答,要是回答让我满意了,就让你前进一格……”

    “唔这也是游戏?”

    “这是智力游戏,咱们这是文斗……”

    赵戎随口瞎掰了一阵。

    而十分想要赢一把然后赶紧回去修练的小鱼,也顺驴下坡的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赵戎笑了笑,收敛表情,“这儿哪里?”

    他语气认真。

    “望阙。”

    “我知道这里是望阙洲,我也是山上人,我是问这个遗迹是哪里?”

    “它就叫望阙啊,或者叫望阙城。”

    赵戎一愣,转头看了看左右的古老建筑与荒凉景象。

    这座废弃的古城,和此洲同名?

    望阙……望阙之城?

    小鱼瞄了眼前面的那个格子,点头补充道:

    “恩,这是袖儿姐和我说的,她说这是一座名字在离地神话中出现过的城池……其他我就不清楚了,平常都是袖儿姐给那位贵人办事,我只是跟着她,袖儿姐去哪我就去哪。”

    贵人?

    赵戎微微皱眉,不过瞧见小丫头此时的表情,他笑着道:“恩,小鱼得一分。”

    刚刚聊天,赵戎已经知道了这个小离女的名字。

    “好耶!”

    小鱼往前一蹦,终于前进了一格。

    赵戎转头看了看旁边悬崖下吹来的秋风,手指向它,“这个悬崖下……有什么东西吗?或是通往到哪里?”

    小鱼苦了苦小脸,这题不太会,不过她却还是把所知道的说出来了。

    “袖儿姐说,它叫罪渊,至于乌漆嘛黑的里面有什么,不知道,不过袖儿姐说,叫我别往下面乱看,可能……会不详。恩,听名字就感觉不是个好地方。”

    “罪渊……”赵戎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