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二章 熟悉的面孔

    朱舜本身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对于圣女带的面纱,只是以为家乡风俗或者说个人习惯,所以他不是很好奇。

    “王爷”

    “没事,你们都下去吧。”

    来到客栈大厅,刘四喜有些不放心,但是朱舜却淡定的挥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打些热水,再送些吃的。”

    临走时朱舜对着刘四喜吩咐道。

    “是”

    “圣女,请坐,地方简陋,还请包涵。”

    朱舜率先做了下来,对着圣女一行人示意道。

    此时客栈大厅已经被清理出来,大厅北方中间的位置只有一个座位,此时朱舜就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客厅两旁摆放有椅子,圣女看了看朱舜,也没在意,在左侧第一个位置落座,其他人依次坐下,还在昏迷的方长老,已经被人抬到了客房内。

    “呵呵,圣女,用不用本王让人把你们的教主带来?”

    朱舜一脸玩味的说道。

    “那当然好了,本圣女高兴之至,在这里能见到教主,是我的荣幸。”

    “哦,那好,把白莲教教主带进来。”

    朱舜听了圣女的话,招呼门口的卫兵去把人带来。

    朱舜的话语和行为,让大厅里的其他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至于圣女,她带着面纱,朱舜还不会透.视眼,所以看不到她的脸色变化。

    这一扫视,朱舜才注意到一个人。

    是一个少女,有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不算出众,只是越看越有味道。

    朱舜看见她时,愣了一下,因为这个面孔自己很熟悉,熟悉到什么程度?

    熟悉到,在前世他经常梦到!

    她不是朱舜的妻子,但是这个她是第一个走进他心里的人。

    上学的时光是美好的,朱舜没上过大学,但是十二年的教育,他的学生时光更加丰富,更加温馨。

    少年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短暂到只能在梦中才会出现,梦醒了,少年时光也就结束了。

    回味以前,只会满嘴苦涩,年少时的懵懂无知,她为他唱了三年的歌,到最后,音信杳无,每每想起,朱舜就感觉自己的心抽抽的疼,为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值,也痛恨自己的无知。

    她和她真的很像,看见她,朱舜就想起那首唱了三年的歌。

    曾经多少次梦中回到了过去,他们初次相见,一切是那么美好。

    梦醒了看看自己身边的妻子,朱舜就会把这一切深埋在心底,因为他知道,那只是梦!

    三年后,朱舜从没有寻找过她,直到结婚生子,朱舜都没有打听过有关于她的一切消息,美好只能在梦中,残酷就是现实,珍惜眼前的,才能在以后不会后悔。

    如今再次见到熟悉的面孔,朱舜的理智告诉他,这不是真的。

    “王爷,人带来了。”

    就在朱舜还在愣神之际,护卫的通报,让他醒了过来,深深地看了那个女孩一眼,朱舜才收回了目光。

    朱舜这一瞬的失神,发现的人并不多,毕竟朱舜刚才行为,让众人的心思都不在这里,只有那个女孩被朱舜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嗯,把人带进来。”

    “是”

    “哗啦啦,哗啦啦。”

    一阵铁链子的响声传来,朱舜曾经见过的那个书生走了进来,不过身上带着镣铐。

    “狗王爷,要杀要剐随便,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刚进来,一身褴褛的书生就怒视着朱舜。

    “呵呵,你想说本王还不想听呢,就你们这一群眼高手低的书生,我还不放在眼里。”

    朱舜的冷笑,似乎刺激到了书生。

    “你……”

    “你什么你,说你们眼高手低还是太抬举你们了,你们比那厕所里的蛆虫还不如,蛆虫还能分解大粪,喂养家禽,让老百姓的地里多一些肥料,多一些收入,你们呢?”

    “你……”

    “还你呢,你们只会整天的嗡嗡叫 一点实事都不干,还整天指手画脚的。”

    “你……”

    朱舜的话让书生脸色涨红,半天了光一个你字,其他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噗呲”

    听见声音,朱舜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是那个小女孩忍不住笑出声来。

    微微失神,朱舜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有什么说的,你那颠倒黑白的本事,本王自愧不如。”

    书生的脸色彻底成了酱紫色,朱舜担心他下一秒就会吐血。

    喝了一口水,朱舜不在理会快要吐血的书生,笑着看着圣女。

    “圣女,我说的怎样?”

    圣女看见朱舜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特别是朱舜刚才说话的样子,颇有一种小孩子的感觉。

    “圣女?”

    书生这才发现,大厅里坐着的人自己都认识,特别是坐在朱舜左手边,那更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你们这些白眼狼,敢背叛圣教?你们不得好死。”

    书生的表情很狰狞,眼睛已经泛红了,但是骂人的话没有什么水平。

    “啧啧,就这水平还当教主?圣女,你们白莲教没人了吗?”

    朱舜的讽刺意味很明显。

    “王爷,这话说的可是过了,我们圣教人才济济,要不然也不会得到你的准确消息了。”

    圣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把这次的袭击事件说了出来。

    “你可拉倒吧,得到我的准确行踪 然后让我一网打尽?你这是送人头。”

    朱舜不屑的说道。

    “你……我……”

    “开个玩笑,不过说真的你们的这个教主真的不行啊。”

    朱舜看着有些赌气模样的圣女,也知道自己说的有些过了,哪有砍伤别人,再在流血的伤口撒盐的道理。

    “狗贼,有本事放开我,咱们比比。”

    书生看见朱舜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嘲讽自己,一时间怒火上头,指着朱舜的鼻子叫嚣道。

    “咔嚓”

    “我最讨厌,别人指着我了,一次两次就算了,你他娘的算个什么东西?还来三次,真当我是泥塑弥勒佛,没脾气?”

    “啊,疼,疼……”

    书生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一个劲的哀嚎着,其他人更是一脸的震惊,他们刚才都没发现朱舜是怎么出手的,只听见咔嚓一声,书生的手指都断了。

    圣女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他们了解到的信王可不是这样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