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八章 代为掌军

    秦川一番话下来,程昱、曹丕、曹植三人均是一脸沉默,并未有任何异议。

    若是按照双方兵力来对比,曹军如今自然是明面上胜算相当之大,可孙刘乃是联军,加之或许还有计策,其中变故在寻常人眼中自然无法量算。

    至于彻底灭杀孙权,秦川期初以为此事并不算难,但这段时间自己也在这江畔百姓之中打听了一番,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感觉良好。

    虽说周瑜带了江东五万兵马与曹操隔江而望,彼此互相对峙,但实际孙权如今手中兵力绝非仅仅只有这明面之上的五万人。

    纵然孙权当初在曹操来袭之时,心中尚且有些迟疑不定,但当确定了要与曹操誓死一战之时,孙权反而是开始另外打起了算盘。

    由于曹操来势汹汹,仓促之间孙权也只能给予周瑜五万兵马,所用无非是用来抵御曹操兵锋,赤壁一战若是能胜固然是好事,但若是败了,孙权手下其余兵力反倒可以再次派上用场。

    若是曹军真的顺利将赤壁守军化作齑粉,入驻江东之后,陆路重镇柴桑,水路要道鄱阳湖、洞庭湖一带足以支撑周瑜再次布置防线,若是孙权真的有心拖延,深入吴地之内的曹军将会成为无根之萍,难以获得丝毫战果。

    但如若周瑜打赢了此战,那么孙权手下剩余兵力可趁势追击拿下荆州,且在长江下游渡江而过兵锋直指淮南,拿下合肥重镇,以此窥伺徐州之地!

    在孙权部署之下,不管曹操胜败,此战到底是战是和,孙权皆有底气与曹操继续周旋,可谓立于不败之地。

    秦川纵然知晓此事,但如今曹操头风严重,秦川也只能注意语气,尽可能委婉的表示自己对于南征之事并不看好。

    拿下赤壁,对孙权而言不过是境外作战,并非威胁江东根本的灭国之战,但若是曹操真的跨过长江入了吴地,那接下来必然会面对江东百姓的层层阻击!

    而到了那时,后方早已沦陷,撤军不过是板上钉钉之事!

    “呵……两月,没想到问天平日里足智多谋,结果竟然因为这等事情开始自欺欺人了……”

    秦川原本就给了一个最为乐观的估计,但曹操听过之后却是低声笑了起来,言语之中尽是调侃。

    曹操的一番嘲弄,让秦川也隐隐有些许不安,毕竟此战若是大胜,或许能够趁势荡平江东。

    可如今经过近乎半月的对峙,虽然自己已经阻止了曹军之中颇多败像,可如今后方不稳,对出征之事可谓打击颇重!

    “两月怕是难以做到,孤一声戎马,南征北战也算打了不少仗,这吴郡一州之地,怕是没有四个月绝对难以攻下……”

    “而到了那个时候,站在那小皇帝身旁的,怕早已不是孤了!”

    说到此处,曹操罕见的一阵咳嗽,让在场之人均是手足无措。

    望着曹操那颇为佝偻的身形,秦川心中也不知从何处生出的豪气。

    “丞相,此战精心准备之下,绝对不会败!”

    “若丞相能够暂且压下对许都忧虑,依照之前定下计策将周瑜、刘备等人彻底击溃,那吴地便近在眼前!”

    “此乃克复天下一统之良策,只要让孙刘束手,区区一个许都又何足道哉!”

    曹操突然变得这般孱弱,让秦川下意识心中就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如今曹操已经五十四岁,纵然年纪不小,但胸中尚且有着一统天下的野望。

    自己费尽心机将曹军之中的种种败像一一克服,为的便是帮着曹操真正的一统山河!

    众人虽然不知,可秦川心中却深深地知道,自打赤壁过后,曹操虽说损失了荆州的数万水军,可根基却未曾受损。

    在曹操仅剩的十余年时间内,并非是曹操无力南下,而是因为曹操在如何处理自己与朝廷之间的关系,安排身后之事上已经燃尽了自己最后的一丝锐气!

    英雄迟暮,说的不光是年老,更是心气被消磨殆尽!

    秦川此番慷慨陈词,听得曹操也不禁有些呆滞。

    曹操自打见到秦川之后,一直未曾见过秦川这般激动,情急之下竟然对着自己大声吵嚷。

    “奉孝……此情此景与当初你力荐孤决战袁绍之时,何其相似……”

    望着秦川身穿大氅,双目炯炯的模样,曹操罕见的陷入了回忆之中。

    官渡之战前夕,曹操四十五岁,费了两年时间彻底了结了袁氏余孽,但却因为官渡与袁绍的僵持,折损了麾下核心谋士郭嘉。

    而今时今日,与当初自己即将和袁绍对决时何其相似,正是自己当初举棋不定之时,郭嘉力排众议建议曹操举全力与袁绍对决,这才使得曹操一统北方!

    当时曹操自知胸怀何等魄力,宁可拼的个玉石俱焚,也断然要将袁绍剿灭。

    可如今九载眨眼而过,再次得知自己后方被即将遇袭的音讯,曹操却有些害怕于再次经历当初在吕布手中失了兖州全境的惨痛。

    那一次的失败,险些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不说,更是有自己彻底覆灭之嫌!

    “孤……果然老了啊……”

    恐于失去对汉庭的控制,彻底让自己心血散尽的曹操,此刻也被迫在心中承认,自己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豪情万丈的曹操了……

    若是当年,曹操断然不会如此瞻前顾后。

    “仲德,听孤军令……”

    “孤明日亲率一万大军撤离江陵,随后北上径直返回许都!”

    “黄盖纳降乃是明日,至明日黄盖来前,此消息务必封锁!”

    曹操缓缓放下自己一直放在额头之上的手掌,说出了让秦川彻底目瞪口呆的决定。

    为保许都安危,曹操竟然在大战之前选择主动离营返回!

    “丞相!此事不可!”

    “问天,孤已有决断,无需再劝!”

    秦川下意识的想要阻止曹操北还,毕竟这一走,曹操怕是再也见不到这长江之上的吴郡之地了!

    可曹操不由分说的阻止,让秦川彻底的断了念想,但接下来曹操所说的话,让在场其余人纷纷愣住。

    “孤虽先走一步,但军中主帅之位不可空缺。”

    “主帅之位暂由子桓提领,军中大事以军师祭酒为主,你们二人各执一半虎符!”

    话音未落,曹操这才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将自己额上的白布扯下低吼道。

    “纵然孤不在,此战也务须得胜!孤拿下的荆州,尺寸之地也决不能落入孙刘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