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亲自报仇!

    宫幽若吓的连连退后。

    而宇文封却是很自然的将房间的门带了起来:“退后有用吗?我兄长此刻在闭关,不过很快就要出关,他就要在来的路上了,可是现在你把小帝皇给整死了,你让我如何交差?”

    “你,你不要过来。”宫幽若咬着红唇,脚步持续后退:“公公很厉害的,他是世界上最牛的人,你欺负我的话,公公会来收拾你,他是我捡到的,对我好着呢。”

    “什么狗屁公公?”

    宇文封不屑的道:“除了我兄长,我不认为有人比我更嚣张,有种你让他来,我在这里等着他!”

    宫幽若小脸一阵苍白,心里异常失落。

    公公不会来了……

    她咬了公公。

    公公生气了……

    “怎么?没有公公了?”宇文封冷笑道:“你这小子不会是个公公吧?看你一副弱不禁风,娘不拉几的样子,还冒死来找小帝皇,你是皇宫出来的小太监?”

    此刻宫幽若一身男装,加上脸黑乎乎的,确实像个男人,只是她动作神态,怎么看都有一股女儿家的架势。

    “我,我就是个小太监,你放过我吧,我不知道什么龙脉的。”宫幽若眼珠子转了转道。

    “不可能!”

    宇文封摆手道:“既然来了就没有放过你的道理,那里有盆水,去给我把脸洗干净了,皇宫的下人很多,宫女太监我是认不过来,但若你是帝皇身边的太监红人,我一定见过。”

    宫幽若害怕的跑到水盆边,洗干净小脸后,宇文封仔细的瞧了瞧。

    好像看过,又好像没看过,这让宇文封感到非常焦灼。

    他确实见过宫幽若,但那是女装的小太后,另一方面,见的次数太少了,宫幽若在皇宫很少露面。

    现在让宇文封更加焦灼的不是认不认识。

    是他自己有没有问题。

    他他么好像有点弯了……

    这个该死的小太监生的比闻人明月还要貌美。

    “冷静。”宇文封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他见过喜欢女修的,也见过喜欢男修的,但自己绝对不能做那千古第一人,喜欢上一个太监。

    “你怎么长这样?”宇文封不敢再看她:“该死,这小帝皇才这么小,不会就有这种特殊癖好了吧?不然这小太监在皇宫真的没见过啊,他凭什么靠近帝皇?”

    “你在说什么?”宫幽若弱弱的道。

    “主要还是因为你,我说什么?我说什么要你来问?”宇文封不爽的道:“你以后蒙着面出门,一个太监,你长这样,会让我感到很烦恼的!”

    “哦……”

    “现在帝皇死了,别怪我下手无情,你明显不是帝皇身边的红人,为了不让兄长动怒,说我骗他,我必须弄哑你,然后说你杀死了帝皇。”宇文封带着怪笑朝着宫幽若走去。

    宫幽若继续后退:“不要过来,我喊公公来,公公真的会打死你。”

    “你喊啊!有种就喊出来啊!哈哈……”

    “不要过来,你和朱长生一样讨厌……”宫幽若一边退后,一边喊着:“公公救命,公公你来一次吧,我不咬你了……公公……啊~”

    她一声嘤咛。

    后背没有抵触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房间的墙壁,而是暖和和的,被一只大手撑住。

    “再退就没路了,你是傻子吗?长眼睛干什么用的?”

    一道带着责备的声音无比刚强的传了过来。

    宫幽若心都要化掉了。

    平常别人看到她都是低三下四的口吻说话,用这种强硬态度的就只有林枭了。

    “公公!”

    宫幽若转身,果然看到了那张憨厚的面容,林枭本就算得上英俊,此刻看起来在她的眼中更加俊朗了,她扑到林枭怀里撒娇:“公公,他欺负我。”说着小手指着宇文封的方向。

    “又来一个公公?”

    宇文封微微皱眉:“怎么我在皇宫也没见过你?你是什么人?”

    林枭正想说,你全家都是公公,可是项墨却快他一步,窜了出来,指着林枭道:“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牛比的人!”

    “最……”宇文封愣了愣,问道:“你丫又是什么人?”

    项墨被问住了。

    想了想,甩了宇文封一个耳光,一巴掌的力量,直接把宇文封抽的脑袋嗡嗡响,差点脑震荡。

    “我是南烨帝国最牛比的人!”项墨觉得此刻无比舒爽。

    玛德!

    被林枭搞的都忘记了自己有多牛比了。

    他可是南烨帝国第一高手啊!

    “公公,你为什么还要来救我?”宫幽若委屈的看着林枭。

    林枭一来,她就莫名的有安全感,一点都不害怕了。

    可是此刻林枭却是非常害怕,要是被拆穿了,他就没命了。

    他看了一眼宫幽若气不打一处来,很想把这个不要命的小宫女揍一顿,可是看到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又下不去手,无奈道:“你不问我遇到很重要的人怎么办吗?我现在回答你,当然是无脑去救。”

    宫幽若从来没有听过这种霸道却极为甜蜜的话语,直听的人心里暖暖的,要飞上了天。

    即便是对她最好的先皇也不会说这种话,因为宫幽若知道,先皇做的一切,对她好都是为了宫权,皇室的人做事都是有着目的的,可是林枭不同,他太会了。

    林枭鄙夷着脸。

    怎么这丫头就一副感动的要哭的样子呢?我不说好听的,你一会又跑怎么办?我还得完成任务啊,你看起来这么脆弱,可是跑起来一点不含糊,又划船又咬人的,下次再跑别的帝国,我可就又得担心受怕一次。

    就像是现在,林枭都怕死了,莫说项墨,就是宇文封都可以一拳把他呼成肉泥。

    “公公对我真好。”宫幽若将脑袋靠在林枭怀里,抬头看到头顶瓦少了不少块,笑眯眯着眼睛:“这招真好使。”

    “可不是吗?”

    林枭瞪着她。

    要不是看到这间房间瓦少了一些,他也无法第一时间找到这里。

    该死的小宫女!

    万恶的小宫女!

    你个拖后腿的酱油瓶!

    好人不学尽学哥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好事不做,就学会钻别人房间了!

    这点林枭也没想到,这小宫女看起来清纯的很,骨子里鬼灵精的,学东西特别快,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说干就干。

    “这种人当宫女真可惜,做帝皇才好,就这冲劲儿,一年就能扩张一倍领土。”林枭鄙夷着脸,虽然对小宫女非常不满,还是挤着菊花脸笑道:“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公公宫女,天生一对,以后不准一个人跑,听到没有?再让我找你,有的你好受!”说着,瞥了一眼她的下方。

    宫幽若小脸一红,甜甜的点了点头。

    “不可能的,一定是我大意了,我是合体前期的修为,不算弱者了,不可能随意来个公公,带个彪货就把我给打了。”宇文封不敢置信的打量着项墨。

    “你说谁彪?”

    项墨怒了,一拳将他打的趴在地上爬不起来:“我项墨要对谁动手,还不曾遇到敢反驳的。”说完看了一眼林枭,弱弱道:“大哥除外。”

    “玛德,就你这样还敢说我的不是,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项墨就是把帝皇给打一顿,他敢说个不字?”

    项墨说着,对着宇文封一阵猛捶。

    “别打了,别打了,项大人,我知道错了。”宇文封都快被揍哭了,心里后悔的要死,鬼知道这个看起来彪彪的家伙是传说中的项墨,那可是连他兄长都惹不起的存在。

    房间的动静太大了,很快,宇文封的人都冲了进来,但听到项墨的名字,一个都不敢动,皆是手持神兵利器,干愣在原地。

    “我现在要打你们大人,谁敢进这个房间,我弄死他全家!”项墨可算是找到了可以出气的人,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宇文泰。

    林枭在一旁看的眼皮子直抽搐,打的可真狠,面目全非完全不够形容的。

    能当着别人手下的面说这么硬气的话,也就项墨可以做到了。

    项墨过完瘾后,将死狗一样的宇文封提在手里,对着林枭道:“大哥,你说怎么处置他。”

    “他欺负了你,你自己来,不要怕,有仇报仇。”林枭看向宫幽若。

    宫幽若为难的摇头,她……不敢。

    “你也得亏是个宫女,要是有点身份,这样做可不行,成大事者一定要够狠,够绝情。”林枭摇了摇头。

    “成大事者要绝情,要狠……”

    宫幽若默默念着林枭说的话,而后咬了咬牙,拿起一把匕首,对着宇文封的心脏狠狠扎了下去。

    鲜血直流,林枭都看呆了。

    只见宫幽若一刀已经杀了宇文封,还是不停的刀起刀落,狠毒的让人头皮发麻。

    “可以了。”林枭将她拉扯回来。

    宫幽若闭着眼睛,还在挥刀。

    “可以了!”林枭呵斥一声,她才停下,睁开眼睛,不停的流泪。

    “公公,他害死了新皇,呜呜呜……”宫幽若指了指床上已经死去的宫权,叹了口气,这小宫女真是重情重义,帝皇死了竟然比他还要伤心。

    “现在可就只有太后了,开天帝皇前辈,要是你的后人都死了,我也没办法,他们太喜欢乱跑了……”林枭欲哭无泪。

    就在这时,一股极为强横的灵气波动充斥整个酒楼。

    林枭的心脏都被压迫的骤停了一下,心里只能想到一个名字,宇文泰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