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你都等我十八年了

    “你现在追我我或许会接受。”

    幸福小区大门口,小蓝车上跨着的秦嘉卉看了眼同样骑着小蓝车的周承宇道。

    女孩儿不是太长的乌黑头发梳成一根高马尾,上身穿件鹅黄色短袖,下面是条浅蓝色九分休闲牛仔裤,脚上踏一双白色帆布鞋,简单却充满青春活力。

    十八岁一米六七八的身高,在近一米八的周承宇面前略显娇小。

    刚从高中校园毕业,花季少女的秦嘉卉依旧带些青涩,头顶毛毛躁躁,刘海也不齐整,清澈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此时额头上冒着一层细细的汗珠。

    “好像我追过你求而不得一样,女人只会影响我弹琴的速度。”

    周承宇嘴上不屑的切了声。

    他为了弹好钢琴保持单身十八年,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到高中毕业不知拒绝了多少女生的情书和告白,现在十八岁未满着急什么恋爱,还是跟秦嘉卉。

    倒不是嫌弃秦嘉卉。

    周承宇和秦嘉卉打娘胎就认识,俩人的老爸是同学,万一周承宇年轻气盛做了对不起秦嘉卉的事,老秦那女儿奴可不会看老同学的面子轻饶周承宇。

    “还不给你机会了。”

    竟然拒绝了,秦嘉卉还以为周承宇会兴高采烈呢。

    她也不屑的哼了声,单车推树下锁上,扭身往小区走。

    “衣服。”

    周承宇拽住她的辫子。

    “又拽我辫子,早晚手给你剁了,断了你的钢琴梦。”

    秦嘉卉抢似的拿走周承宇车上的手提袋,在周承宇身上使劲甩了下快速跑开。

    “嘉卉,十年后你未嫁我未娶我娶你可好?”

    看着少女飞摆的辫子,周承宇大声道。

    因为两家走得近,家长们经常开周承宇和秦嘉卉的玩笑。

    高中一个学校上学,又是发小,在外面周承宇也时常开玩笑喊秦嘉卉媳妇。

    “想得美,我凭什么等你十年?”

    秦嘉卉停下来转过身道。

    “你都等我十八年了,再等十年有什么。”

    周承宇不停的摁着车铃笑道。

    秦嘉卉生日正月,周承宇生日十二月,秦嘉卉出生的时候周承宇还没被怀上。

    “你真够自恋。”

    秦嘉卉呵呵笑了声。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不由算了下,十年后二十八岁,竟然比承宇将近大一岁。

    “我是认真的。”

    周承宇看着女孩儿道。

    “我也认真的,你已经错过机会了,继续做我男闺蜜吧!”

    秦嘉卉哼了声转身离开,步子迈的又大又重,脑袋上不长的马尾辫一摆一摆。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

    周承宇吹着口哨,骑车回家。

    “注意安全,到家给我发消息。”秦嘉卉回头大声喊了声,哼唱起熟悉的旋律:“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怎么说出口......”

    周承宇没听清嘉卉说了什么,不过大概猜到了。

    他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这位发小。

    高考结束有一个月了,周承宇和秦嘉卉都如愿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周承宇被中央音乐学院钢琴专业录取,秦嘉卉被首都师范大学英语专业录取。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苦逼的高中生活才算真正结束。

    那种爽快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没有经历过高三的人不能体会到。

    周承宇和秦嘉卉今天庆祝了一番,上午去了母校,中午看了电影,下午逛回民街吃喝玩乐,无忧无虑的像两只小鸟,三年来最愉快最轻松的一天。

    十八岁的天空果然很美。

    单车骑进小区,周承宇给老妈打电话问要买什么不要。

    路过菜市场周承宇去水果店买了一盒草莓,便利店买了瓶无糖快乐水,单车骑到家楼下锁上,这里是半老小区,没有电梯,周承宇家还在六楼,楼总共七层。

    “去哪里逛了?”

    听见开门声,周承宇的老妈宋晓莉从卧室出来问道。

    “南门,大唐西市。”周承宇包里掏出一对搓手的核桃给看新闻的老爸道:“爸,你说我要不要追秦嘉卉?”

    “喜欢就追吧。”

    知根知底,周国新没意见,还不知道孩子性别时候他就喊老秦亲家了。

    “秦叔儿跟老母鸡一样护着宝贝女儿,我以后万一对不起嘉卉他会不会打断我的腿?”

    周承宇拍了拍自己的大长腿道。

    “那就别追了。”宋晓莉掐了下兔崽子道:“十八岁了成熟点,你们都不小了,以后开玩笑要适当,真心喜欢就好好相处,上了大学嘉卉身边都是优秀的人,以嘉卉的条件不愁找不到好对象,错过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你可别后悔。”

    看着秦嘉卉长大,宋晓莉很喜欢那女娃。

    姑娘懂事,大方,人又漂亮,爸妈的也通情达理,而且两家门当户对。

    “知道啦!”

    周承宇打开手机给秦嘉卉报了个平安。

    ‘近水楼台先得月’

    周承宇的条件也不差,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据说那里美女如云,星光璀璨,以周承宇的条件也不愁找不着女朋友。

    主要是跟秦嘉卉太熟了,俩人小时候有一段时期好的穿一条裤子,在周承宇心里一直把她当至亲之人,那种感情周承宇也说不清。

    “老秦在家里没主见,把你干妈讨好就基本妥了,说不定彩礼也能免了。”

    周国新拍了拍兔崽子肩膀道。

    “高姨说了,有本事娶走嘉卉什么都好说,否则多少彩礼都没得商量。”周承宇打开快乐水灌了口道:“爸情商真高,说好听点秦叔叔在家没主见,说白了就是没家庭地位,你跟我秦叔叔一样,都是妻管严。”

    “情商不高怎么跟你妈过得下去。”

    周国新说着叹了口气。

    “行了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个家里我什么能指望上你?”

    宋晓莉听不下去了,她也不想什么事都操心,可是她不操心这个家得成狗窝。

    “生出我这么优秀的儿子不就是我爸的功劳吗?”

    周承宇肯定老爸的同时不忘自夸。

    “傻小子,也有你妈的功劳。”

    周国新拍了下兔崽子。

    宋晓莉白了眼道:“生儿像母。”

    周承宇道:“难怪嘉卉说我不识好歹。”

    “这点随你爸,就知道气我。”

    宋晓莉气的直冒烟。

    “这无糖可乐到底有没有糖?”

    周国新抿了口兔崽子的可乐道。

    “写的是焦糖,我也不知道焦糖是不是糖。”

    周承宇看了看配料。

    宋晓莉拿起手机查了查,“焦糖,是把糖煮到170摄氏度焦化.....无糖可乐是用代糖等甜味添加剂代替了蔗糖......”

    “添加剂更多。”

    宋晓莉看向周承宇道。

    “以后还是喝普通的吧!”

    周承宇瞬间觉得手里的快乐水无感了,本来就没普通的口感好,还添加剂多。

    “普通的也少喝。”

    宋晓莉拿过可乐喝了口。

    周承宇手机来了消息,秦嘉卉的。

    【方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