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三章 为什么嘴唇碰不到一起(求追读)

    吃了饭周承宇带秦嘉卉去琴行,办了张卡,充值五百块钱。

    一小时五块,五百块钱够练100小时,主要用于跟秦嘉卉弹琴说爱。

    假如秦嘉卉每周过来约会一次,弹上三四小时才不到二十块钱。

    这种“约会”方式太省钱了。

    “一小时五块还可以,网吧一小时现在都不止五块。”

    秦嘉卉拿过卡看了看。

    “网吧成本高。”周承宇看向琴行的小姐姐道:“送两瓶水呗?”

    办了五百块钱的卡周承宇觉得要两瓶水不过分,能节省点是点,他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是央音的吗?”

    小姐姐拿了两瓶苏打水。

    “对,央音的萌新,谢谢姐姐,以后会常来的。”

    周承宇毫不客气的把水拿走。

    秦嘉卉很佩服周承宇的交际能力。

    “有兴趣给少年班当兼职钢琴老师吗?”

    央音钢琴专业的学生凭学校名气也够资格给琴行的少年班当老师了。

    “这段时间很忙,过段时间看吧。”

    周承宇婉拒了小姐姐,他有时间了宁愿自己找个家教做。

    央音的钢琴生太吃香了,刚上大学就被机构主动招揽,秦嘉卉很羡慕,钢琴老师可以以轻松愉悦的方式挣小钱钱。

    “你们宿舍关系和谐吗?”

    周承宇手搭在秦嘉卉肩膀道。

    “还行,除了晚上休息,一天很少能聚齐,都好拼,吃饭都没伴儿。”

    高中老师说大学多轻松多轻松,到了大学秦嘉卉发现压力好大,都那么拼她也不好意思做咸鱼,而且学法律更忙,大学期间一定要不律师证拿下,要以张伟引以为鉴。

    “这样也有好处,少了闲着没事做而勾心斗角。”

    周承宇捏着女孩儿的脸蛋儿道。

    “也是呢,女生勾心斗角好可怕,一个宿舍四个人起码能建三个群。”

    秦嘉卉抿着嘴可爱的点点头,提起手拽着周承宇捏自己脸蛋儿的一根手指。

    “你宿舍呢?”

    “一样,白天相互见不着面,都很努力,校园看见他们吊儿郎当,你根本想象不到到了琴房他们有多努力,尤其是钢琴专业的,一坐就是三四小时,时间真的就是金钱,如果有一个愿意花时间陪你的专业钢琴生,一定要珍惜。”

    周承宇笑着说道。

    秦嘉卉转向周承宇,脸上缓缓笑了,“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劲,你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吗?”

    “怎么会,跟你我还需要找借口吗?”

    “欸,行了吧你。”

    “.......”

    到了琴房,秦嘉卉先坐钢琴前。

    周承宇掏了两张湿巾,给秦嘉卉一张,秦嘉卉擦了手把琴键也擦了擦。

    “还是喜欢听你弹。”

    秦嘉卉噔噔蹬随便弹了几下站起来。

    “梦中的婚礼。”

    周承宇坐好,略作思考便弹奏起来。

    秦嘉卉找了把椅子坐钢琴旁,手机打开跟老妈视频连通,把周承宇的妈妈也拉进来。

    “俩位妈妈中秋快乐。”

    周承宇朝镜头摆了摆手。

    高曼雯道:“你们只放半天假吗?”

    秦嘉卉道:“对呀,早上军训,明早接着军训。”

    宋晓莉道:“嘉卉你们中午吃了什么?”

    秦嘉卉道:“在承宇学校随便吃了点,下午准备吃烤鸭。”

    高曼雯道:“那里的烤鸭确实好吃。”

    宋晓莉道:“你俩买月饼了吗?”

    秦嘉卉道:“没有呢,一会出去买两包。”

    高曼雯道:“晓莉忙不忙?”

    宋晓莉道:“不忙。”

    高曼雯道:“那出去转会,我来接你。”

    视频聊了会宋晓莉和高曼雯挂了,不打扰俩孩子弹琴说爱。

    “想听什么?”

    弹完《梦中的婚礼》,周承宇看着秦嘉卉道。

    秦嘉卉手指在琴键上滑了滑道:“《星空》。”

    “你晚上要回学校,军训完周末过来晚上别回去,带你看我们学校的音乐会,水平很高的。”

    周承宇边说边弹奏。

    “好啊,不看乐谱弹的时候说话不会忘词吗?”

    秦嘉卉看着周承宇行云流水的手指道。

    “我的左右脑是分开的。”

    周承宇微笑了下,经常弹的作品乐感加上肌肉记忆就能弹出来。

    秦嘉卉安静下来聆听,看着男孩儿帅气的面孔,心中不由的惊奇,曾经的楞头小子已经成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大帅哥了,时间真的很奇妙。

    曾几何时,俩人吐着舌头相互做鬼脸呢,如今郎才女貌。

    秦嘉卉不可思议。

    “许嵩的《有何不可》还是周董的《告白气球》?”

    《星空》弹奏结束,周承宇看向秦嘉卉。

    “都喜欢,一首一首来。”

    秦嘉卉甜甜的微笑道。

    “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我手捧一杯品尝你的美,留下唇印的嘴,花店玫瑰名字写错谁,告白气球风吹到对街,微笑在天上飞.......”

    周承宇边弹边唱。

    “你说你有点难追,想让我知难而退,礼物不需要太贵,只要香榭的洛叶,营造浪漫的约会,不害怕搞砸一切,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

    秦嘉卉跟着轻轻哼唱。

    听周承宇的琴声总能给她内心带来宁静,与外面世界的喧嚣隔绝的宁静。

    使她的灵魂和身体都放松,无比安逸。

    弹完《告白气球》和《有何不可》周承宇歇会,秦嘉卉拧开水给他,“有个能拧开水瓶盖的女哥们幸福吗?”

    “幸福。”

    周承宇喝了两口,挪了挪钢琴凳,面向着秦嘉卉看她。

    琴行琴声悠扬,周承宇和秦嘉卉的琴房中很温馨。

    “我想找份儿家教,挣小钱钱。”

    秦嘉卉趴在钢琴框上道。

    “别,不差那点钱,好好学吧,像你这个层次的大学法律专业,不应该只局限于法律的条条框框,最好掌握一门外语。”

    周承宇手放秦嘉卉脸上道。

    “不准备做跨国事务,民法一般也涉及不到跨国事务。”

    秦嘉卉没有那么高的追求,她想赚点小钱钱赞助周承宇。

    “以后我养你。”

    周承宇手指在她脸上轻轻的刮蹭。

    “好啊,眼睛闭上。”

    秦嘉卉把水瓶拧起放钢琴上,看着周承宇大眼睛眨眨。

    周承宇听话的闭上眼睛。

    秦嘉卉缓缓凑近,鼻间和周承宇鼻间接触,然后下巴,她突然笑道:“为什么嘴唇碰不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