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死战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死战

    借着火光看到自己面前的卫军军阵,吕布知道自己还是慢了一筹,他不知道对方的反应竟然这么快,

    这才多少时间已经列好了战阵,他自问哪怕自己精心训练的并州兵想要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些都很困难,看来冀州军能够横扫天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面对已经摆好阵势的敌人,这场偷袭战想要打出效果已经很难了。

    “怎么办?”

    士武也看到面前的军阵,他现在只感觉吕布果然是吕布,如果自己真的还按照原先的情况缓步行进,只能是给敌人更多的时间去准备,

    但是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哪怕自己已经急行军了,对方还是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来都来了,我们已经没有后退之路了,现在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拼了,将你的亲卫给我,我带人先行冲阵,

    我不相信袁术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做出多坚固的防线,只要能打开豁口,冲进去,那么就还有希望。”

    虽然敌人的军阵已经立了起来,但是吕布却不相信他里面的准备能有多完善,也许摆在外面的只是一个花架子,只要自己发力,撕破敌人的防线,绝对能够让自己再次占据优势。

    “士晴,从现在开始你归属温侯指挥,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如果敢阳奉阴违,定斩不饶。”

    听到吕布的话,士武直接点了自己亲卫长的名字。

    “诺,士晴定然全力配合温侯。”

    事情向士武抱拳程诺,然后直接带着士武的两千精锐亲卫来到吕布的身后。

    “我部兵马何在。”

    吕布直接扫了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士兵,自他从扬州南下交州,麾下的士兵已经所剩无几了,打到现在也只有三千多老兵,而这些兵马就是他现在所有的依仗了。

    “在。”

    “在。”

    “在。”

    吕布麾下的精兵也是没有犹豫,直接冲着吕布大声嘶吼。

    “随我冲阵,生死存亡在此一战,杀。”

    赤兔马载着吕布划出一道红影,在晚上犹如一道灿烂的晚霞,直接朝面前的卫军军阵发起冲击。

    吕布冲锋他身后的三千精兵也是一样怒吼着跟着吕布一起冲锋。

    “防御。”

    看到一抹红霞冲来,典韦知道这肯定是吕布来了,手中双戟紧握,眼睛一直盯着吕布的踪影,只要他冲阵,自己便会第一时间杀过去,能不能打过先不说,但是一定不能给吕布扩大战果的机会。

    “杀。”

    吕布赤兔马很快,犹如一道闪电直接冲到盾牌前面,然后方天画戟一甩,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砍了过去。

    “彭。”

    “彭。”

    “彭。”

    连续三声撞击声响起,连铠带盾超过三百多斤的卫军士兵好像一片羽毛,直接就被砸的倒飞了出去,然后直接落到了后面士兵的身上,带起一波小小的混乱。

    “不要慌,补位,快补位。”

    看到吕布开始进攻,典韦直接高声冲卫军喊话。

    卫军也是精锐,马上有人便补位到了吕布面前,再次挡住了他的前进脚步。

    “滚开。”

    看到敌人这么快完成补位,吕布只能双目睁圆,再次挥舞方天画戟朝敌人斩了过去。

    吕布就好像是一个推土机蛮横的一直向前,凡是挡在他面前的卫军士兵全都被他一一击飞。

    “放他过来由我对付,但凡被吕布突破的士兵重组盾阵,拦住他后续的兵马。”

    看到吕布不可阻挡,典韦知道单靠这些卫军想要拦住他是不可能了,所以下令之后,直接策马朝吕布的方向杀了过去。

    收到典韦的命令,挡在吕布面前的士兵直接放开通道让吕布通过,而吕布后面的士兵则是再组军阵,抵挡跟随吕布杀来的精兵。

    吕布的士兵也是奋勇向前,虽然有人也跟随吕布杀了进去,但是卫军军阵的及时补位和闭合,也彻底切断了后续兵马和前面兵马之间的联系。

    没有了吕布这个推土机,后面的兵马想要冲破卫军的盾墙也是异常困难,哪怕如此他们也是没有退缩,面对全身铁铠的重甲卫兵,一时间也是冲不过去。

    看到面前的敌人让开了一条通道,吕布也是明白了对方的策略,那就是让自己杀进去,没有机会对军阵造成更大的破坏。

    敌人是这么想的,吕布却不会让他们如愿,你想让我前冲,我就偏不让你们如愿。

    “杀。”

    吕布调转马头,直接停止了前冲,开始向后,他要逆向行动,继续打乱敌人的安排和部署。

    “吕布,典韦来也,那里走。”

    就在吕布掉头的时候,典韦已经顺着刚刚出现的通道直接朝他杀了过来。

    “杀、”

    看到典韦杀来,吕布也是心头一凛,天下之大他无人可挡,冀州军虽然强将无数,但是真正能让他忌惮的无外乎两人,其中一人就是鹰扬将军赵云,另一个就是这位卫将军典韦。

    现在典韦杀来,他更没必要跟对方纠缠了,方天画戟一甩,就要砸开缺口,远离典韦,因为一旦被他缠上,轻易之间想要挣脱,就很困难了。

    “看飞戟。”

    看到吕布要跑,典韦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一杆短戟划过夜空,直接朝吕布飞射而去。

    “嗯?”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破空声,吕布不由得眉头一皱,方天画戟扫完面前的卫军之后,直接回斩。

    “铛。”

    一声脆响,飞射而来的短戟应声而飞。

    袁术现在占据天下,手下马场更多,可以说良马无数,这样的情况下袁术手中就根本不缺良驹,本着优中选优的原则,这些大将胯下的一等一的神驹,就算无法匹敌赤兔神驹,但是也是相差无几。

    典韦胯下的黑马名为嘶风,一个健硕甚至比赤兔都要高大,而且四蹄修长,马速也是巨快无比,几个呼吸之间,便要冲到吕布面前。

    现在的情况下吕布哪怕可以继续继续向前,但是依然会被典韦追上,而且到时候他还需要不断的耗费力气打开通道,真到了气力下降被典韦追上,可能他真的会阴沟里面反船了,

    与其如此到还不如直接反杀,如果能够打败典韦,绝对会对敌人的士气造成巨量的打击。

    “典韦,拿命来。”

    赤兔马掉头,载着吕布直接朝冲来的典韦杀了过去。

    方天画戟跟镔铁戟猛地撞到了一起,明亮的火花在夜晚的天空显得格外显眼。

    “杀。”

    典韦双戟齐出,犹如疯魔一样疯狂的进攻吕布,他的意思是趁着吕布破阵时耗损了不小的气力,不给他回复的机会,一鼓作气拿下对方。

    面对典韦的狂攻,吕布却是采取了相对保守的守势,方天画戟左突右挡,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别看典韦现在攻的猛,但是一旦他的这股气断了,或者气力不继,那么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吕布跟典韦一守一攻,打的热火朝天,渐渐的开始脱离军阵,朝一边杀去,但是短时间内也是分不出胜负。

    吕布被缠住,跟他杀进军阵的士兵也是直接被屠杀一空,而就在这时士武也带着大军杀了过来。

    “步弩。”

    校尉袁哲暂时接过了指挥权,直接吩咐麾下的卫军准备弩箭。

    “盾牌。”

    “步弩。”

    士武也是同样的选择,盾牌手在前,步弩手则是在盾牌的缝隙之中随时准备射击。

    “放。”

    “放。”

    两声军令下达,数不清的弩箭冲天而起,朝着各自的方向狂飙而去。

    “前进。”

    弩箭之后袁哲一声令下,整个卫军马上拔盾而起,开始朝前进发。

    “全军前进。”

    卫军拔盾而起,将整个战线推前,后续的建忠军和徐州军也不可能让卫军孤军深入,所以没有犹豫直接拔阵而起,紧随卫军向前进攻。

    “弓箭手,放。”

    看到敌人竟然拔阵而起向自己压来,士武直接向士兵下令,用弓箭压迫敌人。

    一时间万箭齐发,哪怕是在漆黑的夜空也能感受到箭雨的强横压力。

    “不用管箭雨,继续向前。”

    袁哲也感受到了箭雨的威势,但是这些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是个可有可无,因为卫军是重装步兵,如果面对近距离的弩箭攒射还有些危险,但是对于这些远距离发射的弓箭却是无所畏惧。

    乒乓之声不绝于耳,但是对于卫军造成的损伤却是微乎其微。

    “放箭,抛射远方。”

    士武的目标放在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卫军之中,但是张郃和臧霸却是将目标盯在了敌人的后阵,因为他们有信心自己的卫军绝对能够突破敌人的进攻,撕裂他们的军阵。

    “盾牌,快起盾牌,防御。”

    对面箭雨袭来,士武直接指挥兵马起盾牌仅限于防御。

    无数面盾牌犹如雨后春笋全都冒了出来,顶在了头顶之中。

    饶是士武指挥得当,但是面对从天而降的箭雨还是损失不小,最少一千多人直接被钉死在了地上,场面变得血腥无比。

    “继续向前。”

    在袁哲的指挥下,卫军士兵顶着冲阵的兵马继续向前,而面对这样的集群威力,仅剩两千人左右的吕布士兵和士武亲卫只能在不断的后退。

    “准备,迎接敌人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