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六边形模拟器

    “宝宝,我们回家。”

    三婶伸出双臂,抱起一团空气,哼着舒缓的摇篮曲走了。

    李奎不紧不慢返回屋里,不紧不慢关上了门,然后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过了片刻,他才重新爬起身,坐回到了板凳上,用颤抖的手拿起笔继续写道:

    【我必须逃离这个疯狂的地方,但我已经尝试了好几次了,无论我从哪个方向离开村子,走着走着,最终总会莫名其妙的走回来,就像是遇到了鬼打墙一样。】

    【好绝望啊,我可能永远无法离开这里,另外,即便我能离开,外面的世界真的安全吗?】

    【红月照耀之下,遍地疯狂,诡谲丛生,我能逃去哪里呢?】

    一阵困倦袭来。

    李奎打了个哈欠,他已经好久没有睡个好觉了,不敢睡,也睡不着。

    站起来,仔细检查了一遍门窗是否关牢了,然后他躺到了床上,打算眯一会。

    躺下之后,肚子里的鱼汤和鱼肉正在消化着,全身都是暖暖的。

    眼皮子开始打架。

    不知过去多久,李奎徒然醒了过来,只感觉胸口有一股滚烫的热流正在聚拢着,他吓了一跳,连忙扒拉开衣服。

    定睛一看!

    就见到胸口之上浮现一个掌心大小的图案,轮廓是六边形。

    六边形的六个角上标有文字和数值,依次是:

    【生命:5】

    【力量:1】

    【速度:1】

    【智力:1】

    【战技:无】

    【气运:0】

    “咦,这不是六边形模拟器吗?!”

    李奎瞳孔一缩,许多记忆涌上心头。

    他和几个爱玩游戏的同学曾经设计了一款模拟器,将游戏角色属性分割开来,分为六大属性,逐个编入强化程序。

    比如:

    【生命】:代表角色的健康状况,寿命,血条上限等;

    【力量】:代表角色的肉身力量,体能,耐力值,爆发力等;

    【速度】:代表角色的移动速度,身法敏捷,手速,发力速度等等;

    【智力】:代表角色的智商,悟性,san值等等;

    【战技】:代表角色所掌握的战斗技巧,后天学到的技能等;

    【气运】:代表角色的运气,遇到机缘的概率,中奖几率等。

    只要游戏角色不断提升六大属性,便能够成为最强存在。

    没想到,这款六边形模拟器随着李奎一起穿越过来了。

    按照六边形模拟器的基础设定,游戏角色需要积蓄能量,只要积蓄能量足够了,便可以选择某一项属性进行提升。

    此刻,胸口那个六边形图案里面,有蓝色液体在微微晃动,像是一个装入了能量液体的容器。

    “我来到这个世界五天了,每天吃饭,一点点积蓄能量,如同在给模拟器充能一样,最终成功激活了模拟器。”

    李奎不由得心头狂喜。

    这个六边形模拟器,或许会成为他在这个诡谲世界生存下来的依仗。

    “模拟器积蓄能量完毕,应该可以进行一次提升。”

    李奎视线来来回回扫过六大属性,六选一,选择提升哪个好呢?

    他用手触摸了下【生命】。

    霎时间,脑海中浮现出一些信息。

    【生命:5】

    【健康状态:发育不良,营养不良,扁桃体发炎,肚子里有169条蛔虫】

    “天啊……”

    李奎头皮发麻,难怪他喉咙痛,面黄肌瘦,总是感觉很饿。

    敢情特么的肚子里有虫子!

    169条蛔虫!

    另外五个属性直接不看了。

    “提升生命属性。”

    李奎心神一定,凭感觉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六边形左上角。

    一念之间!

    六边形容器里的蓝色液体迅速下降,一路降到了底部,直至完全清空。

    几乎在下个瞬间,李奎感觉到一股暖流从胸口释放出来,迅速扩散向四肢百骸。

    全身变得暖洋洋的,无比舒服。

    喉咙痛一点点减轻。

    这个过程持续了约莫三分钟,那股暖流才缓缓消失。

    李奎感觉了下,喉痛完全不痛了,咳嗽了下,也没吐出痰。

    他再次触摸了下【生命】

    【生命:5】

    【健康状态:发育不良,营养不良,肚子里有32条蛔虫】

    “生命值没有提升,但健康状态明显改善了。”李奎眼底迸射光彩。

    扁桃体炎症,无药自愈。

    肚子里的蛔虫数量减少了137条。

    “有效果!”

    李奎不由得精神大振,六边形模拟器切切实实发挥作用了,改善了他的身体状况。

    “如此的话,只要我每天多吃点,不断积蓄能量,等到下一次模拟器充能完毕,应该就能彻底祛除所有的蛔虫。”

    念及此处,李奎赶紧起床,走到窗户前,掀开破烂厚布看了看外面。

    血红色的月光下,稀薄的雾气起起伏伏,笼罩着篱笆小院,远处的房屋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偶尔,雾气里有影子一闪而过。

    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没有人知道现在是几点钟。

    李奎摸了下肚子,有点小饿,估摸着自己这一觉至少睡了四个小时。

    他打开门出去,走向灶台,掀开了锅盖,看向了锅里。

    只是这一看,他的瞳孔瞬间放大一圈,蜡黄色的瘦脸迅速变得惨白。

    锅里剩下的鱼汤和鱼肉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血淋漓的人头。

    三叔的人头!

    李奎僵硬的抬起头,看向隔壁家,就见到院子里遍地是血,一地都是猩红。

    三叔的身体躺在地上,整个胸膛被剖开挖空。

    而三婶仍然坐在屋檐下,双臂呈抱孩子的姿势,哼着歌儿。

    她的嘴唇格外鲜红,像是月光一样。

    “宝宝乖。”

    “宝宝吃饱了吗?”

    “嗯嗯,下次想吃什么跟娘亲说,先睡会吧。”

    三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满满都是母爱,忽然!她转头看向了李奎。

    “二狗子,饿了没?”

    三婶笑着说道,“锅里有吃的,宝宝特意给你留的,快点吃了,晚了可就要凉了。”

    李奎僵硬的笑了笑:“好,谢谢三婶,谢谢宝宝。那个,我先去地里弄点菜,炒着吃。”

    三婶点点头:“嗯嗯,你去吧。”

    李奎背上竹篓,拿起镰刀,阴沉着一张脸走出了家门。

    没办法,那条鲶鱼是他最后的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