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 陷害

    “嫌疑人陈宇,醉驾致三死一伤,情节恶劣,依法处以死刑,立即执行。”

    丰陵城郊区,七里河刑场,数名死刑犯站成一排。

    七里河刑场很久以前是一个古战场,近代是刑场,所以这里即使是白天也阴气森森。

    陈宇戴着手铐站在数名死刑犯最中间,枪举起的那瞬间,他浑身都在发抖。

    “陈宇,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清婉和你未出世的孩子。”好友周林一脸悲痛。

    “人不是我撞的,我是被陷害的。”陈宇突然奋力嘶喊,面对死亡,他以此发泄内心的恐惧。

    但证据确凿,他再争辩也无济于事。

    在枪响的那一刻,陈宇突然感觉身体一轻,意识浮出身体。

    他眼前的一切变成了一个黑白世界。

    在这瞬间,他突然听到在场所有人的心声,旁观者的议论,新手行刑武警的紧张,以及周林阴冷的笑。

    “陈宇,你就是个替死鬼,死者是我找人撞的,那天灌醉你之后把你放到驾驶室,做得天衣无缝。”

    “呵呵,你的陈氏集团会是我的,你老婆李清婉也是我的,你安心去吧。”

    “周林,你这个混蛋。”

    陈宇震惊无比,他只记得出事那晚自己喝得烂醉,并没记得自己开车,原来这一切都是周林的阴谋,是他陷害的自己。

    他张开双手,要去撕扯周林,但双手狂舞,却碰不到对方,因为他现在只是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愤怒,怨恨,不甘。

    突然,一阵强大的磁力传来,这个古战场中传来莫名的力量,将现场所有的死者都禁锢在这里,陈宇也化作一团黑气。

    无数道黑气在刑场周围盘旋,这些黑气是古战场数千年陨落的死者所化,本来他们是要离开这里的,但是强大的磁场禁锢着他们,让他们无法离开。

    一团团的黑气相撞,相互吞噬,融合。

    一道强大的黑气融入陈宇的身体里,他的意识中突然多了一些东西,医道,武道,玄学。

    此为“太玄圣清经”,是一门包罗万象的修行之法,现在他得到此传承。

    陈宇所化的黑气在这一刻变得强大,他拼命地向上涌,想要摆脱这个磁场,他不能永远呆在这里,他要出去,他要报仇。

    不甘和悲痛给了陈宇强大的力量,终于,他感觉身体一松,摆脱了古战场的磁场,在摆脱那一刻,他的意识渐渐陷入了昏睡当中。

    “周林,我杀了你!”一张床上,陈宇猛地醒了过来。

    而他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中,狭窄的小屋,昏暗的灯光,以及一具被酒掏空了的陌生身体。

    “我是,陈宇?”陈宇感觉到脑袋像炸开了一般,刑场融合的意识让他有些混乱。

    渐渐地,他的意识平复了下来,他原有的意识占据了主导。

    原来,距离他被枪决已经过去一年,摆脱古战场磁场的束缚后,他的意识附在一名醉鬼身上,这个地方同样是丰陵城。

    这名醉鬼恰好也叫陈宇,年近三十一事无成,有家室却不去工作,每天和一群狐朋狗友吃喝嫖赌,没事回来就打老婆出气。

    昨天晚上喝得大醉,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他的思绪混乱了起来。

    一年了,家人还好吗?孩子应该已经出生,妻子能顶住压力保住陈氏集团吗?他该怎么报仇?怎么找到他们,解释自己的身份?

    周林你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

    正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时,门一开,一名女子走了进来,看到陈宇,她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来。

    “陈宇你醒了。”

    女子正是陈宇这具身体的妻子叶昕雨,生活的压力让她显得有些沧桑。

    但她脸的轮廓是挺好看的,如果稍微打扮一下,绝对是很漂亮的。

    只是她的嘴角有数道青紫色的伤痕,而且她小腹微微隆起,应该已经有三四个月身孕了。

    “我…”陈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

    “家里没有生活费了,我们吃饭都成问题,房租也欠了两个月了。”

    “我没有借来钱,工资要到月中才发,你不要打我好吗?我肚子里的孩子会受不了的。”

    陈宇一动,叶昕雨吓得连退几步,她一只手护着肚子,生怕陈宇暴起打她。

    对她来说,家暴已经是家常便饭,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只能默默忍受。

    “你的脸是怎么了?”陈宇说出这句话后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她脸上的伤,是昨天自己酒后打的。

    这具身体的主人真是人渣,可这么混蛋的人怎么有这么漂亮的老婆?

    “我去给你熬点粥喝吧。”叶昕雨低下头。

    “不不,你肚子大着,不方便。”陈宇连忙站起来。

    叶昕雨诧异地抬起头,结婚三年,陈宇从来没有关心过她。

    “我,我不是你丈夫,我很快就会走。”陈宇不知道如何解释是好。

    既然老天给他重活一次的机会,那他就要好好把握,他要确定这是哪里,然后回家,想办法解释这一切,然后为自己翻案。

    “你要走了吗?”叶昕雨一惊,然后小声哀求道:“你等孩子出生以后再走好吗?”

    “陈宇,我不求你负责,你打我骂我,赌钱找女人我都不管,只求孩子出生的时候你在身边,我不想孩子出生的时候连爸爸都没有。”

    叶昕雨的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她闭上眼睛,等着陈宇的耳光袭来。

    “那个……对不起,你不要哭了,以前都是我的错,我改好吗?”陈宇见她哭成这样,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这么好的一个女人,不顾一切地嫁给了一个流氓混混,可这混蛋居然不珍惜?天下居然有这么渣的男人?

    叶昕雨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陈宇,她原本还以为刚才自己的话会招来一顿毒打,可是并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以后会改,会对你好,我不来赌了,也不喝酒了,以后找个工作赚钱养家好吗?”

    陈宇这几句话是发自内心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怜了,虽然自己很快就会走,但这几句话至少能让这个女人心里好受点。

    “陈宇,我不求你改,我只求你让我把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来好吗?”叶昕雨面如死灰,她已经不对陈宇抱任何希望了。

    陈宇怔了怔,已经过去一年了,他前世的儿子应该也半岁了,为人父母,心肠总是有些软,自己如果走了,看这家徒四壁的样子,她能撑下去吗?

    “陈宇,你他妈的别躲了,我知道你肯定在家,欠我们的钱你什么时候还?”

    突然,门外传来一个粗大的嗓音,同时有人在用力地砸门。

    “周四,是讨高利贷的,陈宇你快翻窗走。”叶昕雨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她死命地推着陈宇到窗边。

    “我走了你怎么办?”陈宇有些发懵,这具身体的主人欠下的外债,对方讨上门来了。

    “我是个孕妇,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周四说了,如果你再不还钱,他会砍掉你手的。”叶昕雨着急地说。

    陈宇迟疑一下,走向窗口,但随即他打了自己一嘴巴,这个时候,让一个女人顶着,他还算是男人吗?

    砰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名光头带着两名大汉闯了进来。

    看到陈宇,光头阴恻恻地说:“陈宇,又要翻窗跑啊,欠我的钱已经滚到十万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四哥,我们会还的,你再缓我们几天吧。”叶昕雨惊恐地张开双臂,拦在周四的跟前。

    “滚一边去。”周四猛地推了一把叶昕雨,他用力过猛,叶昕雨哎哟一声,向一侧倒去。

    “老婆。”陈宇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扶起叶昕雨。

    叶昕雨一手捂着小腹,脸色苍白,脑门上大颗大颗的冷汗落了下来,她怀孕近四个月了,这一推之下怕是要动了胎气。

    “四哥,你放过他吧,我们一定会还钱的,我求你了。”这个时候她还在想着陈宇。

    “还?这傻逼拿什么还?天天不务正业,叶昕雨,我就想不通了,你这么漂亮的脸,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不好,找了这个人渣?”

    “要不这样吧,你把孩子打了,以后跟我吧,我保证你比现在过得舒坦。”周四不怀好意地俯下身,伸手去捏她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