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四章 大茂遇到大可

    于莉一个劲的哭,于妈跟着一起哭,看着像是真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傻柱哪见过这种情况。

    都不知道该怎么劝。

    实际上他也想知道于莉有没有被……

    于妈见于莉不说话心里很着急,询问的声音都大了一些。

    叶闲看到于莉的情绪不稳定,最好不要让她提及此事,等情绪稳定下来再让她面对。

    “我来说吧,于莉没事就是被吓到了,我的建议是让她回家好好休息,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叶闲对于莉的心理创伤病症并不是太严重,他担心更多的是不想让于莉赖上他。

    “谢谢叶医生,你出手救下了我家闺女真感谢。”

    “我们马上带于莉回去。”

    于妈将事情说开,除了感谢也拿不出东西作为答谢。

    “不行。”

    于爸不同意将于莉带回去。

    “怎么不行,为什么不让我闺女回家?”

    于爸爸叹了口气,情绪很平和,也正是这样说话才让人想要听听解释。

    傻柱听到没被流氓得手他就没有顾虑了,接下来他还想追求于莉呢。

    “胡同里没有秘密,咱闺女的事儿明天就能传开,人言可畏你想让咱家闺女遭人白眼吗。”

    “倒不如先让小莉呆在叶医生这里,等事情消停了再接人回去。”

    “再说让小莉留下来还能让叶医生看着点,万一傻姑娘想不开也能有人劝劝。”

    于妈听后觉得还会于爸想的周到。

    “你说我咋没想到呢。”

    “那就按你的意思。”

    “叶医生,于莉的情况你也了解,我们想让她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希望你能答应。”

    “于莉,你留下来要帮叶医生干活,手脚麻利点。”

    叶闲看着于妈真拿自己不当外人,有理有据的他都不好拒绝。

    于爸翻了好几遍裤兜才找出五块钱。

    “叶医生,这五块钱是于莉的伙食费,人就麻烦你了。”

    “要是不够我们老两口再想办法凑。”

    叶闲不是挟恩图报的人,让于莉留下来也没什么,西厢房屋子很大还是能居住开的。

    “于莉暂时留在这里吧,钱拿回去不然人你们也一起带走。”

    叶闲没有想要掰扯的意思,直截了当。

    于爸拿着五块钱塞给了于莉。

    “姑娘钱你拿着,记住我们老于家人要懂得感恩。”

    傻柱看着事情正朝着他想看到的方向发展,于莉留在四合院他们就有时间见面了。

    “叶医生你是个爷们,这事做的地道。”

    “你们不用担心,我送于莉父母回去。”

    于莉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刚才她父母说的话她都听到了,能够留下来她就很有安全感。

    “何师傅,谢谢你。”

    傻柱心里高兴着呢。

    “不用客气,街坊邻里相互帮忙,以后直接叫我傻柱就行。”

    “好的,何师傅。”

    傻柱此时全都放在送于莉父母这个事儿上了,根本没有在意于莉后面说的什么。

    “灿烂,你帮于莉安排下吧。”

    于莉的事情对于叶闲来说就是个小插曲。

    晚上整点,又听到了棒梗的哭声,哭了好几天孩子的嗓门练出来了。

    叶闲早上起来做吃到了豆沙包。

    喝点奶粉新的一天开始了。

    “于莉做的豆沙包,好不好吃?”

    叶闲观察到金灿烂的表情,只要回答就是送命题。

    “好不好吃我不知道,反正没有我做的好吃。”

    “我上班去了。”

    “口是心非。”

    叶闲紧忙出门,醋味太大熏得慌。

    肉联厂大门口。

    许大茂占了一上午腰酸腿软,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在旁边院墙前靠着蹲坐下来。

    “哎呀。”

    “哎呀。”

    许大茂笔墨哈赤眼的缓解疲惫,他酒后失言要为机修厂搞到一头猪。

    这不没有办法只能来肉联厂门口蹲着,想办法见到肉联厂领导,借着轧钢厂刘主任的名义买一头猪。

    为什么不进去直接买。

    人家肉联厂的供应都是计划内的,都是有数的,个人想要购买别开玩笑。

    许大茂没办法,刘主任可是给他下了最后通牒搞不定这个事情他就别想回轧钢厂工作。

    他是肯定不能丢掉轧钢厂工作的,所以只能靠着自己的办法。

    疲惫的时候想要休息解解乏的时候,就听见有人跟他一样来这里休息。

    两人都听到对方的声音,相互看了一眼。

    许大茂见到一个脸型方正,皮肤黑黑的的乡下汉子。

    能来肉联厂蹲着的肯定都是想要搞到些肉食。

    许大茂穿着妮子大衣,看起来就是个讲究人,给人对面人的感觉不一般。

    “你好,我是机修厂食堂的崔大可。”

    “机修厂?”

    许大茂本来没打算理会的,听到机修厂的人他就不得不重视了。

    “我轧钢厂的,电影放映员许大茂。”

    “许大哥你好,你是电影放映员来肉联厂做什么?”

    许大茂见对方谈吐一看就是个土包子,不过各有各道他不介意打听一下对方情况。

    “哦,我是受到上级领导指派过来联系业务的,肉联厂不零售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

    “你叫崔大可,你说巧不巧咱们的名字中都有一个‘大’字。”

    “许大哥你说的对,说明咱们有缘分。”

    “别叫大哥,你看起来比我长得老。”

    崔大可也知道他的情况,刚从乡下进城不久,皮肤黑黑的显得老气。

    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长得都着急,他有什么办法。

    嘴上说不介意,心里早就给许大茂记上一笔。

    “达者为先,许大哥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自然要称呼一声大哥表示尊敬的意思。”

    许大茂真被崔大可的胡咧咧给说服了,也不计较称呼问题。

    “你不在机修厂工作跑肉联厂做什么?”

    崔大可遇到的问题跟许大茂差不多,一个是酒后失言大包大揽,一个是大包大揽为了表现自己获得厂领导重视。

    “我们机修厂很久都没有吃肉菜了,工人们都有些情绪,厂领导说只要我能搞到一头猪就给我评先进。”

    许大茂一听就明白了,看着不起眼的崔大可还是个这利己投机者,想要凭借一头猪博取好处。

    “你厂子给你开介绍信了吗?”

    崔大可马上回答。

    “开了。”

    “我跟人家联系说机修厂没有配额,让我等。”

    许大茂明白了,崔大可这傻小子让人给晾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