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八章 大理寺

    队伍经过最后的几次关卡,经过越发平整的官道,这才终于来到了这座雄城之前,高大的城墙远非天青县的那座县城可比,那巨大的城门颇为让人震撼。

    城墙高耸,仿佛直达云霄,反正抬头一眼,也难看清。

    宋敛骑马走到城门前,仍旧接受了例行的盘查,即便他是神都左卫的指挥使。

    然后一行人穿过足足有数丈宽的城门洞,进入了这座雄城之间。

    只是很快,宋敛便发现街道两侧居然聚集了不少的百姓。

    宋敛皱了皱眉,自己一行人何时入神都,自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这不意味着这些寻常的神都百姓会知道。

    可如今他们早早就等在这里,说明些什么?

    自然是有人早早就把消息散了出去。

    宋敛笑了笑。

    他转头看了一眼囚车里的黑衣少年。

    陈朝低着头,好似这么多人此刻注视着他,他有些不好意思,但实际上则是不想将这张脸暴露在太多人的目光下。

    作为一个优秀的猎妖人,陈朝自然知道,在山中猎妖,最为重要的是什么。

    一个是示弱,第二个就是尽量将自己藏起来。

    只是此刻人太多,无数道视线的汇聚,如同一束束光落在他身上,他即便想要躲避,也无处可逃。

    有些噪杂的声音响起,都是议论陈朝的。

    宋敛没有理会,陈朝始终低着头。

    队伍继续前行,宋敛面无表情的端坐在马上,缓慢的朝着大理寺方向而去,街道两边的百姓不少,有些是事先便知道消息的,有些则是单纯来这边看热闹的。

    此刻已进入神都,在大梁朝最光明之处,即便有人想要这个少年去死,也不会选择最愚蠢的当街刺杀,即便真有这个想法,他这个神都左卫的指挥使在,除非来人是一位忘忧修士,要不然便不会出事,所以宋敛不会担心什么,自从踏入神都开始,他的任务便已经完成了。

    他如今只需要将这个少年带入大理寺的牢房里,那么一切便都成了。

    之后这个少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和他无关了。

    想到大理寺。

    宋敛点了点头,那里真不是个好地方。

    ……

    ……

    大理寺位于神都的东北方向的宁远街深处,左右无人,颇为安静,在这座巨大的雄城中,大理寺的位置算不上太差,但也算不上太好,但却是神都极为重要的地方。

    这里有很多的故事。

    太祖高皇帝时,正元年间贪污之风盛行,高皇帝得知之后,曾在这里一怒之下剥皮抽筋了数十位贪污的官员,当时神都的朝堂之上,一时间竟有官员一月连升三级的事情,而且不止一例。

    到了太宗皇帝时期,这位皇帝陛下年幼继位,宰辅宋英位高权重,目无尊上,独断专行,培植党羽,一时间在大梁朝风光无两,而后等太宗皇帝成年亲政,仅仅数年时间,这位宰辅便被太宗皇帝下狱,牵连着多达数百人,尽数死于大理寺。

    灵宗皇帝时,亦有数桩大案,牵连官员不在少数。

    ……

    ……

    大理寺建立以来,便一直在死人,也是大梁朝官员谈之色变的地方。

    所以神都向来有如此说法,进得大理寺去,再想出来,便不是一桩容易之事了。

    宋敛策马来到大门前,门口的差役还未开口,这位神都左卫指挥使拿出腰牌,“我是左卫指挥使宋敛,奉命去渭州府带钦犯归京,如今钦犯已至,请大理寺速速交接。”

    神都左卫的名声大理寺自然是听过的,其中一位差役听说是指挥使,立马便应道:“宋指挥使稍等,我等马上知会大人。”

    说话间,便已经有差役小跑进去,前去知会那位大理寺卿了。

    宋敛倒是不着急,而是策马来到陈朝的囚车旁,看了一眼这个稍微有了些精神的少年。

    一路北上,他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如今看起来依旧没有什么精神,只是因为心理原因,而和身体没什么关系。

    “你的刀,本官会交给大理寺,如果你有机会能出来,可以找他们索要。”

    宋敛看着陈朝,有些感慨道:“我倒是有些小看了你的手段,今日居然还能牵动一座神都的不少百姓,让他们都知道你到了大理寺里。”

    陈朝有气无力地回道:“我那把刀可是好东西,放在大理寺到底安不安全?要是有谁看上了它,悄悄给我盗走,即便是大理寺想赔,他们只怕也找不出我那么好的刀……”

    宋敛皱起眉头,陈朝便赶紧说道:“我早说了,神都有个喜欢我的姑娘。”

    宋敛冷笑一声,虽说他这一路上已经看到了无数次那写信和收信的景象,但哪里会相信给他写信的人是个女人。

    只是陈朝不愿意去说,他也懒得追问。

    陈朝忽然无比认真的看着宋敛,问道:“大理寺里会有那些方外修士的人吗?”

    宋敛一怔,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会这么询问,他想了想,压低声音道:“大梁朝上下鬼很多。”

    鬼是什么鬼。

    当然是内鬼。

    吃着朝廷的饭,为方外修士做事的,便是内鬼。

    陈朝哭丧着脸说道:“那么他们在大理寺里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把我弄死,然后做成畏罪自杀,我得上哪儿说理去?”

    “理论上说,到时候你已经死了,也用不着说理了,不过……你这的确是个好问题。”

    宋敛微笑道:“如果把你关进左卫,我倒是有法子帮你,可这是大理寺,就是我,没事的时候,也不愿意到这边来溜达。”

    陈朝不说话。

    宋敛说道:“你这桩事情牵扯了这么多人,他们难道不想你活着?别担心。”

    陈朝看向宋敛,认真道:“真的如此?”

    “我怕的不是那些大人物,他们有身份有地位,自然知道做些什么会导致什么后果,可那些本来就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家伙,命不值钱,事情做了也就做了,大不了就是一死,他们又会在意什么?”

    当人穷的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那么他便是世间最胆大的人,什么事情都敢去做,不管能不能做成。

    宋敛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看了一眼大理寺大门处,那边已经有不少差役走了出来,要将陈朝押进去。

    陈朝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神都固然是天底下阳光最为明艳的地方,可这大理寺却又是这阳光明艳之中,相对阴暗的一处地方。

    “我想请你帮我做件事。”

    陈朝看着那些鱼贯而出的差役,的确有些担忧。

    宋敛问道:“什么事情?”

    “我还有最后一封信,想请你送给……我的朋友。”

    陈朝从怀里拿出那封信,关于大理寺的事情,他早有些准备。

    宋敛打趣道:“不是那位喜欢你的姑娘了?”

    说是这样说,他还是伸手从陈朝手里接过来信,两人交集只有这一路,宋敛却已经从眼前的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很多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那些不一样,或许能让他在大理寺里活下来,只要有一天他走出大理寺,谁又知道他的前途到底会如何?

    陈朝却十分认真道:“请大人务必亲自去送,我的刀不要交给大理寺,我不放心,也一并交给那个人。请大人帮这个忙,就算是看在你我同在镇守使麾下的份上。”

    最后这封信,也是最重要的一封信,陈朝想了很久,都没有送出,到了如今,却是不得不送出去了。

    宋敛难得看到眼前这个少年如此认真,点头道:“可以,不过你应该承本官的情。”

    陈朝笑道:“一定不忘。”

    “送到什么地方?”

    宋敛也想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一直在给谁写信。

    “南湖之畔,书院,我的朋友叫谢南渡。”

    ——

    月初求月票,另外,今天三更,本月尽量都保持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