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13章 恐怖升级

    没让三狗失望,信息马上接二连三发过来。

    三狗本来就想观摩一下韩晶晶,印证一下自己之前的猜测对不对。

    没想到韩晶晶直接满格轰炸,一口气九张连发。

    三狗一张张点开。

    好家伙,果然是个美艳娇俏的小姐姐啊。这身段,这脸蛋,三狗隔着屏幕都觉得眼热。

    镇上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活到这么大,在镇上几时见过这么惹人爱的小姐姐啊?

    一定要留在城里!三狗再次立志,这回说什么也不能回去了。

    “江跃:那啥……晶晶啊,谢谢你的照片,照片很赞。我弟弟在这,先不说了。”

    三狗快速摁着九宫格拼音,听厨房的动静,二哥应该快洗好碗筷了。

    “韩晶晶:嗯啊!放假真的好无聊呢!明天一整天又没事,快发疯啦!江跃,要不我请你看电影吧?”

    “江跃:再说吧!我这个弟弟是跟屁虫,怕躲不开他。不说了,他过来了。别回。”

    三狗这波操作确实很溜,看得出来平时没少偷玩小姑和姑父的手机。

    贼行千日,总有失手的时候。

    他刚打完这些字,江跃已经一脸冰霜地出现在他跟前。

    “二哥,那个……如果我说这是一场误会,你信不信?”

    “如果我说现在就把你送回镇上,你信不信?”

    江跃一把将手机夺过去,打开一看,差点没气笑出来。这才几分钟时间,这小子竟背着他撩了一回妹。

    而且整个过程情节完整,起承转合,有开头,有结尾,剧情饱满,更难得的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最后那句“不说了,别回”,更是充分展示了三狗以后绝对有拔鸟无情的巨大潜力。

    多少舔狗穷极一生,都不具备这份功力啊。

    “好看吧?”江跃把静音调回响铃,气极反笑。

    “好看!二哥,搞得我都想上高中了。”

    “瞧你这狗熊玩意,毛长了吗?懂什么好看不好看?”江跃一巴掌呼了过去。

    三狗很娴熟低头一躲,不服道:“你不也练童子功,跟我还不是一个样?”

    哟嚯?还学会顶嘴了?

    “二哥,你听我解释啊。我就是想看看早先那个视频是不是天狼山,没有别的意思。我还小,从小又心灵纯洁,为什么你老是误解我呢?”

    “要我说这事还是怪你,那个韩晶晶肯定对你有意思。我让她发天狼山的照片,也没让她发自己的照片啊。”

    “你看看,这衣服,料子也太少了。还有,瞧这个大腿露的,都快看到腚了……唉,搁咱们盘石岭,这叫伤风败俗啊。”

    “诶?二哥你找啥?你别冲动,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这回江跃是铁了心给三狗一点颜色瞧瞧,不然这小子真要上房揭瓦。

    一个挥舞着扫把追,一个机灵地到处躲。

    别看三狗个头没长开,身手却灵活。就这三室两厅的位置,辗转腾挪,硬是让江跃打他不到。

    正追打着,江跃的手机又响了。

    三狗嚷道:“二哥,别打了,说不定是韩晶晶打电话约你。”

    江跃继续追打,手机任它响个不停。

    无奈三狗这厮手脚确实矫健,江跃每次总差那么一点点。

    响铃停了几秒钟,二呼又至。

    江跃还是没接,响了几十秒。

    二呼刚止,三呼又来。

    没柰何,江跃只得停下来,瞄了一眼,竟是小姑打来的。

    扫把指着三狗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你给我等着。

    “喂,小姑?”

    电话那头小姑有点焦急:“跃啊,怎么才接电话?刚干嘛呢?”

    “这您得问问三狗,这小子真是个搅屎棍,我得趁早把他送回去。”

    要是平时,小姑肯定会追问三狗又闯什么祸了,可这回剧情却大不一样。

    小姑的情绪有点低落:“咋刚到就闹得鸡飞狗跳了?跃啊,还是让三狗在城里多呆一段时间吧。我都给他请好假了,先请一星期,不够再说。”

    “啊?”江跃凌乱了。

    小姑这波是什么操作?放着好好的书不念,请假在城里玩?这行事风格很不小姑啊。

    “跃啊,镇上现在不太平。今天早上你们走得早,不知道情况。昨晚发生了件邪乎事,现在整个镇上人心惶惶。要不是走不开,小姑一家都想离开镇上了。”

    “镇上又怎么了?”江跃一阵心惊肉跳,又出事了?

    “唉,昨晚上半宿狗叫个不停,你们听到了吧?到了下半宿,那些狗又通通都不叫了。大家都睡得熟,当时也没当回事。今天上午镇上养狗人家才发现,家里的狗全走失了。”

    “狗不见了?早上也没回来么?”江跃回忆起昨晚的狗吠细节,好像镇上的狗确实叫得颇为邪性。上半宿叫得瘆人,下半宿停得诡异。

    “回不来了,都死了。”小姑有点颤声,语气讳莫如深。

    “死了?”

    “都死了!很吓人!上午有人去找狗,来到镇子西桥外有个荒废的冷水塘。镇上几十条狗,全死在水塘里。跃啊,我看这事不对劲!”

    “都死在水塘里?”隔着电话,江跃都听得全身毛孔倒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稍微一脑补,画面绝对可堪想象。

    “对,都死在水塘里,尸骸浮了一水面都是。”

    “怎么死的?尸骸有什么伤口吗?都淹死的么?”

    “听说没有明显外伤,推测是淹死的。但有一点非常古怪,有人说,那些狗的脊梁骨好像都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谣传。”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脊梁骨断了!

    假设这是真的,那可以联想的东西就太多了。

    朱雀断脊!

    九里亭撑起一方气运,蕴养一方风水。九里亭的大梁断了,难道先印证在镇上那些狗身上?

    江跃头皮发麻,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虽然没有明证这些事情之间有必然联系。

    但他完全可以确定,这个世界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正在发生。

    准确地说,也许早已发生了。

    而现在,只不过是让麻木、后知后觉的人类略微察觉罢了。

    “姑,如果镇上确实难,你们到城里来。咱家挤挤也能行。”江跃提议道。

    “去城里太折腾。跃啊,盘石岭老宅空着也是空着,万一不行,我和你姑父带着娃娃,去那里避一避。”

    “千万别去!”江跃脱口而出,“姑啊,你听我说,盘石岭绝不能回!”

    “为啥?”小姑莫名其妙。

    江跃踌躇难决,一时不知该怎么组织语言。

    “姑,你要避一避,还是来城里。老宅……恐怕也不太平啊。”

    “老宅不太平?跃,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小姑语气不悦。

    “三两句话说不清楚,姑,一定要听我的,不能回盘石岭。镇上待不下去,必须来城里,现在就动身。”

    小姑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

    “现在形势还没到那一步,看看官面上是什么调查结果吧。也许是有人搞恶作剧呢?”

    小姑多少还是抱有一点幻想的。毕竟镇上是她的家,这么多年早已习惯。

    拖家带口去城里投奔侄儿侄女,倒不是不可以,只是多少有点落不下面子,而且也确实折腾。

    长久来说,生计也是个问题。

    老话说故土难离,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姑,别耽搁了,现在就动身,越快越好。”

    小姑显然打定主意,任凭江跃怎么劝,始终决定观望几天再决定。

    江跃了解小姑的性子,知道劝不动。

    姑侄两人又互相安慰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江跃的心情无疑又沉重了几分。

    这个熟悉的世界,好像正在向陌生的诡异中不断滑落,拽都拽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