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20章 欢迎来到……智灵世界

    因为那起出了名的偷盗撞鬼事件,9号别墅在小范围内也颇具神秘色彩,大家私底下也猜测过业主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这个专业的安保团队,是偷盗事件之后入驻的。对那起偷盗事件,他们自然也清清楚楚。

    道子巷别墅,压根不存在防盗问题。

    哪个小偷如果不长眼来这地方偷鸡摸狗,绝对是瞎了眼,要倒八辈子血霉。

    之前那两位倒霉催的傻货,各种案底被扒拉得干干净净,大半辈子恐怕都得在牢房里度过了。

    既然不用担心防盗问题,那个年轻人虽是形迹可疑,放进去也就放进去了。量来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

    真要是偷儿,那是他不长眼。

    万一人家说的是真事呢?

    万一人家真跟9号别墅业主有关呢?

    若真是业主的晚辈,他们礼数到位了,以后也好打交道不是?

    ……

    若不是一路有路牌指引,江跃要找到9号别墅,恐怕都要费不少工夫。

    即便如此,也足足走了一刻多钟。

    沿着台阶蜿蜒而上,走了二三十阶,来到门口一片草坪,草坪中间开辟着一条步行的道,铺着古朴的地砖,一路到尽头便是9号别墅。

    别墅前院是个大花园,花园尽头右侧有个私人泳池,屋后有两个车库。

    整栋别墅加上花园泳池草坪等等,占地足有近三亩地。

    最妙的是,楼栋之间间距隔得很开,通过巧妙的空间设计,让楼栋之间保持了极好的私密性,颇有一家独享一方风景的奢华感。

    实地一看,这别墅区看上去明显比姐姐描述得还要优秀。

    走到玄关处,江跃面临一个最实在的问题,没有钥匙!

    锁是指纹锁。

    他从未到过这地方,十根指头试了个遍,自然屁用没有。

    迟疑间,那张符文的图形在他掌心隐隐浮动。

    这符文的形状,与防盗门上刻画的花纹,竟出现了神奇的重叠。

    一种神秘的直觉推动江跃抬起手掌,对着花纹不偏不倚摁了下去。

    咔嚓咔嚓……

    锁孔传来一阵机械的工作声,清脆利索。

    随后,门自动缓缓打开。

    江跃暗暗吃惊,万万想不到,这道神奇符文竟是一道钥匙。

    “这是几个意思?符文如今深植在我体内,是不是说,以后我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了?”

    虽说江跃一向不太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

    不过,要真说凭空掉下一栋别墅,到底是要呢?还是要呢?

    以江跃的颜值,真要喊出“我不想努力了”,别墅豪车什么的,一定有富婆争着往他身上砸。

    江跃觉得自己还在吃硬饭的年纪。

    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各种心理预设后,江跃推门而入。

    没有传说中的蝙蝠,也没有传说中的怪笑声。

    开了灯,江跃站在玄关处往内扫了一眼。

    别墅是古色古香的中式装修,第一眼看,完全没发现任何异常。

    按理说,长久不住人,屋子里应该会有很重的霉腐味儿。

    然而并没有。

    整栋屋子虽因为长期没住人,稍微有些冷清,缺少点人间烟火,但室内空气却十分自然。

    从阴阳学的标准看,可谓是气口通畅。

    地气、门气、生气俱旺。

    再加上别墅的选址、坐向、周边形势来看,实打实是一处吉宅。

    跟传说中的凶宅完全沾不上边。

    江跃稳如老狗,站在玄关处好一阵观察,直到排除各种异状之后,才不紧不慢踱步进入。

    看得出来,这房子装修确实花了心思,一桌一椅一书一画都很有讲究。

    间隔水墨纹理的仿古地板,搭配着古朴的实木家具,相得益彰,平添古韵。

    挑空的大客厅,通过屏风、栅格、博古架等物,将空间分布的极有层次感,更增添了几分艺术韵味。

    “欢迎来到智灵的世界……”

    就在江跃为自己艺术鉴赏水平沾沾自喜时,空旷的客厅冷不丁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这个声音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好像一个无聊乏味的午后,一个昏昏欲睡,心情还欠佳的店员,迎接一位贸然闯入的顾客的态度。

    既无心接待,又碍于职业操守不得不假装客气一下。

    必须承认,江跃的第一反应不是一般的快。

    几乎在这道声音传出的同时,他的身体已经窜回到了玄关处,伸手猛拉门把打算逃出屋子再说。

    “没用的,别费力了。”还是那个有气无力的声音。

    任凭江跃怎么蹂躏门把,始终纹丝不动。

    这是绑架?诱杀?

    江跃顿时觉得自己像是头掉入陷阱的野物,恐慌不可避免来袭。

    忍不住开始脑补各种残忍恐怖的可能性。

    某系列电影《电句惊魂》里头各种残忍血腥的画面,挡都挡不住,不断在脑子里冒出来。

    局势不明朗时,冷静是第一选择。

    短暂的慌乱后,江跃慢慢恢复冷静。

    他的心理素质不是凭空白来的,这些年家庭的变故,打磨了他的心智,磨砺出几分遇事不慌的心性。

    他在观察,到底是真人在说话,还是电子设备。

    同时心里在构思着如何试探,如何问答,如何脱困……

    “这种时候,被智灵这混蛋玩意看中,我真不知道是该恭喜你呢,还是该同情你……”

    “算了,还是按照惯例,恭喜你吧。”

    “反正当初我刚到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忽悠我的。”

    江跃试图听声辨位,然而并没什么卵用,完全判断不出声音是哪里发出的。当下忍不住问:

    “那个……打断一下啊,你说的他们,是谁啊?你又是哪位?”

    “那说起来,故事就漫长了。不过总结起来,一句话倒也能够总结……”

    “他们也好,我也罢,都是跟你一样的倒霉蛋。”

    倒霉蛋,一群倒霉蛋?

    难道是非酋俱乐部?

    江跃发誓,这五个字他没有经过任何酝酿,完全属于下意识脑补。

    “长话短说,那张纸符,你肯定收到了吧?”

    “对,是你寄给我的?”江跃一秒钟可以编上百句瞎话,但这一秒他还决定实话实说。

    “我如果说是它自己寄给你的,你会吓到吗?”对方懒洋洋的语气里头,带上了几分促狭。

    我会吓到吗?

    假设是一周前,这个答案很可能是会。

    现在呢?

    江跃摇摇头:“不会。”

    “哦?哦……”对方先是一愣,随即居然有几分失落。似乎对没能吓到江跃这个菜鸟略微有些失落。

    “那么……这个纸符,到底是什么东西?”江跃度过最初的慌乱期,基本恢复了对话能力。虽然心里还有那么一丢丢不淡定。

    “它……特么的真不是东西!”对方的语气忽然激动起来,竟忍不住口吐芬芳。

    江跃扶额,一时间有点理不清头绪。

    这话透着极大的怨念啊。

    最关键的是,套路有点不对啊。

    按影视剧或者的套路,现在岂不应该是开金手指的关键时刻?

    通常来说,这种场面不应该很温馨才对么?

    就算没有一个慈祥的老爷爷,至少得分配个系统爸爸什么的吧?

    没理由过程搞得这么曲折,结局却这么潦草吧?

    “你还真别不信!若干年后,说不定你会跟我一起喷它。”那声音愤愤不平,怨念丝毫不减。

    若干年后会不会一起喷,江跃不确定。

    他现在想喷的是对方。

    上没上过学,会不会抓重点?讲了半天,有用信息都还没开展。

    “那个……前辈,不知道这么称呼你会不会不妥。就算它不是个东西,具体怎么不是东西呢?”

    “它忽悠了我,耽误了我的青春,伤害了我的感情,末了还囚禁我。囚禁我也就罢了,还……”

    听对方那生无可恋的语气,省略号后面,江跃感觉有一段极为悲惨凄切并且不堪回首的人生。

    “不过……如今你被忽悠过来,想到这个世界又多出一个倒霉蛋,为什么我的心情有点小兴奋呢?”

    得!

    刚产生的一点点同情悲悯心理,立刻被江跃压了回去。

    果然,可怜之人,必有他可恨之处啊。

    “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幸灾乐祸?”那声音幽幽叹一口气。

    “唉,如果是你,被囚禁这么些年,心理也难免有些阴暗的。”

    “你被囚禁很多年?”江跃好奇。

    “不算很多,也就两千多年吧。”

    wtf?

    两千多年?

    江跃没有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他头一个反应是对方因为长期囚禁,精神状态不够稳定,导致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