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六章:你家相公叫人给打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喻莘莘就摸索着起了床。

    让她意外的是,孟西风居然睡在了这间房。

    一想起他不喜欢女人,喻莘莘心里就开始盘算,要不干脆给他找个男人?

    反正,只要大佬开心就行啊。

    出了家门,为了锻炼,向着山上走。

    为了避免被孟西风怀疑,她决定沿途采点蘑菇,早上做个菌菇汤好了。

    走了半路,她忽然觉得自己后头有个尾巴。

    起初,还以为是孟西风跟来了,结果一回来才发现是孟淮。

    “淮儿?你怎么跟过来了?”

    “今天不教第二式么?”

    “先把第一式练好,过两天再说。”

    孟淮跑过去拦住她:“我已经练好了,你是不是骗我的?其实根本不打算教我?”

    喻莘莘无奈摇头:“淮儿,功夫不是招式越多越好,而是越扎实越好,哪怕你只会一招,练的足够强,你也能一招走天下,明白么?”

    孟淮有些似懂非懂,歪着头盯着她:“可这一招,我真的会了。”

    “你真的觉得自己会了?”

    孟淮犹豫了一下点头:“是。”

    “好,那你就用昨天那招,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

    话音未落,喻莘莘便踢起地上的石子。

    眼见石子朝自己飞来,孟淮根本来不及回想招式,只能向一旁闪了开来。

    但不等他站稳,喻莘莘又不知何时踢起一堆石子朝他飞去。

    这一次,孟淮手忙脚乱,有的石子甚至打在了他的腿上。

    看着孟淮吃痛的表情,喻莘莘说道:“现在你明白了吧?这一招,你都没办法灵活运用,就想着一口吃成胖子,这叫好高骛远。

    还有,那一张兵书,我也希望你自己参透,而不是浮于表面。”

    说罢,喻莘莘也不再理会他,起身继续向山上爬。

    不一会儿,孟淮又跟了上来,语气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后娘,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好好学,好好练。”

    喻莘莘被他这一声‘后娘’给吓到了,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他一会儿:“后娘?”

    “嗯,让我叫娘,我叫不出口,但你教我这么多,我觉得不叫不礼貌。”

    见孟淮还一板一眼地解释起来,喻莘莘忍不住笑了笑:“随你怎么叫,我只是希望你们知道,我不是你的敌人,陪我采点草药回去吧。”

    孟淮点头跟着她走:“采了做什么?”

    “南儿不是伤寒未愈,身体一直不好么?我想给他调理一下,毕竟这样长期下去,身体会彻底坏掉的。”

    孟淮当真有些看不懂自己这位后娘,有时候,他觉得她好像全能,什么都会,甚至比爹更厉害。

    一路下来,采了不少蘑菇和草药。

    喻莘莘选了几样药材,又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孟淮:“你把这个送去张家,张老太太的药。”

    “你不是说不管么?”

    “你只管送去就是了,记得让他按照我写的来煮药。”

    “哦,好。”

    昨天,她当然不能管,管了,又怎么能借张家人的手闹一闹孟三娘呢?

    但今天却可以管,反正也不费事,就当送张家一个人情了。

    ……

    为了不和喻莘莘独处,孟西风吃了早饭就匆匆扛着锄头下地去了。

    而这边,喻莘莘将草药处理好,便和王二婶一起去了果园。

    “大妹子,我本来是想着,给你一筐梨的,但是我家老头子和儿子都觉得你做的好吃,所以让我带你来果园,让你挑挑。

    本来他们要来的,但是他们今天进城了,所以,只能我这个老婆子带你来了。”

    喻莘莘牵着孟芊,后头跟着孟月。

    “二婶,你快别这么说,要不是你肯和我合作,我这还得琢磨新营生。”

    “对了,说起这个,你和孟西风说了没?关于做兔肉的事儿。”

    喻莘莘摇摇头:“二婶,兔子哪有那么多,我觉得这不太能做的起来。”

    但王二婶却笑了笑:“哎呀,瞧我问的这话,昨晚你们肯定很忙吧。”

    说罢,还朝着喻莘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喻莘莘有些莫名其妙,刚想问问这话什么意思,便听到孟芊一蹦一跳地说道:“昨天,爹和娘在床上打架了,把我和姐姐哥哥吓坏了!”

    喻莘莘:“……”

    她是白解释了,这丫头压根没明白。

    好在孟月一把捂住孟芊的嘴巴:“芊儿,你又乱说话,昨天娘不是说过了,不要再外面提这件事么?”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就和坐实了一样。

    王二婶的笑更是暧昧了,她拍了拍喻莘莘的肩膀:“大妹子啊,反正你都嫁给过来了,这都是迟早的。”

    随即,她压低了嗓音说道:“其实,昨天我有听到,还是年轻好啊,体力就是旺盛。”

    喻莘莘这下算是彻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尤其是被王二婶这么以调侃,她耳根泛红,心里都不免慌了起来。

    天啊,虽然她现在当了五个孩子的娘,可是她可是个母胎单身啊。

    现在……

    王二婶见她脸红,只当她是害羞,便也没再说了。

    王家的果园不算很大,但也品种齐全,而且王家人勤快,找了很多办法,所以产量和质量都还不错。

    “芊儿,月儿,你们想吃什么?”

    “橘子!”

    “苹果!”

    王二婶大方的很,手一挥:“想要啥就摘啥,反正,到时候做成罐头,一点也不浪费。”

    “对了,二婶,你们没种一些李子?”

    “李子有啊,在里头,还想要李子?”

    喻莘莘笑道:“我一直觉得,做果脯,李子和梅子都是最合适的,其余的水果反而逊色了。”

    果脯要甜腻,而水分多的水果呢,就更适合做罐头。

    不过,看着这些水灵灵的水果,她又心生一计,罐头若是成了,她便打算再加一款水果糖。

    小孩子一定都会爱吃。

    摘的差不多了之后,四人便打算回去。

    结果,走到半路遇到了张平。

    张平一瞧见喻莘莘,便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一把拉住她。

    这气喘吁吁的模样,吓了她一跳。

    “张叔?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张老太太出事了?”

    “不,不是。”

    张平喘了好几口粗气,才说道:“是你家孟西风出事了。”

    “啥?我相公咋了?”

    喻莘莘心里有些慌,按照孟西风的武功,哪能出事?

    莫不是女主找上门了?

    “在田里让人给打了,你快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