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九章:摆摊现炒麻辣兔肉

    喻莘莘看着在前面赶车的男人,在心里猜测着。

    这男人怎么会突然这么主动?

    是真的变了,还是……在计划新的事?

    老实说,到现在,她还是有些摸不清孟西风的情况。

    毕竟,书里也没有很详细地记载孟西风在清水村的时光。

    而眼前这个男人和书里的出入也很大,不得不让她有所怀疑。

    忽然,她灵光一现。

    莫非是重生?

    可转念一想,如果是重生,怎么可能还在清水村过这种糟蹋日子……

    正想着,一双软软肉肉地手握住她的手,摇了摇:“阿娘,你在想什么呀?”

    喻莘莘猛地反应过来,低头看向怀里的小人,伸手刮了刮她的小脸蛋,笑道:“娘在想等挣了钱给咱们芊儿买件漂亮衣裳。”

    “真的嘛?”

    孟芊都三岁了,也不曾穿过什么像样的衣服,如今身上穿的还是哥哥们穿过的。

    又破又丑。

    “当然啦。”她伸手揉了揉孟月的头:“还有月儿的,都怪孩子他爹,明明是女孩子却给穿哥哥的就衣服。”

    说着,她抬头看了看前面的男人,埋怨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重男轻女呢。”

    孟芊不懂就窝在喻莘莘怀里咯咯笑。

    老实说,她很喜欢看娘糗爹,所以每当喻莘莘奚落孟西风,她都乐的慌。

    而孟月听了这话,向来傲娇的她却底下了头。

    “娘,女孩子本就是赔钱货,爹能把我捡回来,我就很开心了。”

    “胡说!”

    喻莘莘脸一下子就黑了:“谁告诉你女孩子是赔钱货?你爹说的?”

    “不是。”孟月摇摇头:“之前村里有个女孩子和我关系还不错,可几个月前,她被她亲爹妈卖了。”

    说着这些的时候,她狠狠地低着头,指甲不停地抠弄着手指头。

    “听说卖给了一个傻子,说是当童养媳……”

    “而且,娘,你不也是被亲爹卖了么?”

    这话倒是让喻莘莘一下子如鲠在喉了。

    她有千言万语,却也不知从何说起。

    倒是孟淮先开了口:“胡闹,爹何时说过要卖了你?就算爹想卖,我也是断然不能同意的。”

    他看向孟月:“抬起头,看着我。”

    孟月缓缓抬头,咬着唇。

    孟淮将她的头向上一抬:“月儿,记住了,别低头,你是我的妹妹,是我们孟家的孩子,绝不能随意低头,自降身份,明白么?”

    见状,喻莘莘笑了笑。

    这番话由孟淮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喻莘莘伸手摸了摸两人的头:“乖。”

    这时,一直沉默的孟西风开了口:“娘子,我忽然有些害怕了。”

    喻莘莘一愣,他有啥好怕的?

    “我怀疑,要是哪天我死了,你得对我进行鞭尸。”

    “啊?”

    “我人都在这,你不问问我,就把啥污水都往我身上泼,我能不怕?”

    “……”

    这怪她?

    他可是六亲不认的大反派诶?

    变态又嗜血,她当然觉得都是他的错。

    孟芊咯咯地笑了起来:“爹,你好小气哦,娘说一句,你就生气了。”

    孟西风:“……”

    这女儿白养了,胳膊肘不向着他。

    是谁说女儿是小棉袄的?

    一点都不贴心。

    不过一路上这样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路途遥远,感觉一下子就到了县城。

    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孟西风问道:“娘子,你打算摆哪?”

    “县城最有名的酒楼是哪一家?”

    “西街的瑶水阁,和东街的东胜楼都不错。”

    “那相较而言呢?或者说,哪一家客源更多,更有钱?”

    “那还得是东胜楼。”

    喻莘莘点点头:“好,那我们就去距离瑶水阁一条街的市集摆摊。”

    闻言,孟西风没有多问,点点头,便带着他们去了西街。

    到了位置,就开始摆摊子。

    喻莘莘拿出早有准备的旗子,挂在了推车上面。

    “皓儿,生火。”

    孟西风拍了拍手:“还需要我做什么?”

    “你去外面逛逛,去帮我看看琉璃厂。”

    喻莘莘拿出草图递给他:“问问他们,这样的玻璃管大概需要多少钱,若是便宜,帮我订一些,若是贵便算了,咱们花不起那个钱。”

    临走,她还叮咛道:“记住,把牛车也带走,在关口等我们,别再过来了。”

    “娘子……”

    “去吧,别问了。”

    孟西风看她摆手赶他走,心里一阵不爽,但还是听话地走了。

    走过几个街口,便遇上了一青衣男子。

    见到孟西风,连忙作揖:“主子。”

    “嗯,事情办的怎么样?”

    青衣男子摇头:“和之前的一样,很清白干净。”

    “京都呢?”

    “没有任何异常,还是老样子,倒是据说,要为三皇子纳妃了。”

    “盯着点,有异常记得告诉我。”

    “是。”

    顿了顿,青衣男子说道:“另外,我查到刘坤已经进城了,而且改名刘稳。”

    刘稳?

    孟西风眸色一沉,周身顿时寒气逼人。

    好一个刘稳。

    见他面露杀意,青衣男子又问道:“主子,要杀么?”

    杀,他很想杀。

    但眼下刘稳似乎很喜欢喻莘莘,这和上一世的走向不一样了。

    上一世,这个刘稳也没少给他添麻烦。

    如果能够反过来为他所用,也不是不可。

    只是……

    这个男人惦记他的女人,这让他很不爽。

    想了片刻:“等等。”

    “是,主子现在要做什么?需要去帮忙夫人那边么?”

    “不用,你盯着就行,我四处转转。”

    “是。”

    孟西风走后,青衣男子这才偷偷看向喻莘莘摊位。

    只见旗子上写着:现炒麻辣兔肉,70文一份。

    这个价格算不上便宜,但也算不上贵。

    尤其是,光是他站在这,都能闻到那又麻又辣的气息,当真勾引人。

    实在是忍不住,他戴着斗笠,便一溜烟跑了过去。

    “小娘子,我要一份。”

    “好嘞,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喻莘莘一边炒,一边扭头说道:“月儿,准备打包。”

    “好的,娘。”

    看着喻莘莘熟练地颠勺,青衣男子不禁感慨。

    主子大饱口福,居然也不给他们说,要知道他都快吃腻了那些东西。

    喻莘莘将装好地递了过去:“好了,一共70文,另外再赠送你一些烧辣椒,欢迎下次再来。”

    烧辣椒?

    青衣男子不知是什么,但也没问,扔下钱便一溜烟地跑了。

    他得赶紧回去,让荆芥也尝尝这个夫人的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