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重新装修农家乐

    今天没什么事做,也没有恐怖的升学宴,明天才会有一场。

    沈澈出了院子,在海边小跑了一圈,又打了一圈太极,活动了筋骨。打太极纯粹是个人爱好,当年看《太极张三丰》落下的喜好。这一年,搏击界的一位高手还没有挑战太极大师,那是2017年的事儿,从那事之后,沈澈的太极兴致才被打击了。

    他这几手白鹤亮翅野马分鬃都是自学的,没指望用来自卫或是打人,权当是磨练一下自己毛躁的性子了。

    刚晨练完,就接到了地板店的电话,对方用惊喜的语气说道,“好消息,这次活动正好有您看上的那款美洲红橡木实木地板,原价350,厂家年中大促一口价280!零甲醛,绝对环保,大品牌,立刻入住……”

    沈澈想想今天没什么事,干脆就去了。

    到了那活动地点,已经是中午,倒是有不少人,是在一个酒店的会议大堂,还有自助餐,气氛比较热烈,还有砸金蛋活动。沈澈比较了一下,这款自然品牌的地板,也算是国内前列的大牌子,环保方面没什么可说的,价格么,20mm厚的实木地板,且不是多层复合的,确实至少要300多,眼下280倒也不贵,便把今天支付宝里的1万额度支付出去,作为了定金。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沈澈这个看上去略显年轻的男孩竟然出手如此爽利,那位导购大姐简直笑得合不拢嘴,而且订单面积至少200平,这绝对是一个大单。一般来说,家庭客厅订地板,也就是五六十平顶多,而且多是强化地板,连实木复合的都少,更不用说200平的实木。

    店铺火速安排人去沈园农家乐丈量面积,然后联系仓库准备发货。

    趁这个功夫,沈澈看了看游戏,见物品栏里又挖到了纯金。细细算来,第一天挖了两块,昨天挖了三块外加一片【南梨树叶】,而今天,截止到中午,也挖了两块了。今天的消费额度已经完成,可以取出。

    沈澈便去金店,准备把这些金子出手。

    虽然说,有的金店不收金条金砖,但是总有收的,况且,沈澈也不都卖在一家,每家也就六七十克,不算多。

    从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跑了市区的三个金店,把七块纯金卖出去,总共240克,由于没有正规手续,价格被压到220元每克,合计52800元。

    回到家里,丈量的工作人员也到了,和沈澈一起,把家里该铺的地方都丈量出来。像这种农村小院,加上院子的面积,都是接近300平。除了院子中心不铺,一共是210平。

    “沈老板,厨房有近20平,确定要铺么?这款地板虽然耐磨防水,但厨房毕竟是厨房,溅上水是难免的。除掉厨房,是190平。”丈量的小哥说。

    “毕竟210平的话,光地板就要58800元。其实……你这院子里这一圈,也没必要铺地板,多浪费,虽然效果很好看,但是这也太贵了!”这位小哥替沈澈肉疼,好心建议道。

    “铺吧,厨房再另铺地砖也是麻烦,不差那一点,大不了坏了找你们修嘛。”沈澈大手一挥做了决定。

    另铺地砖麻烦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这钱是大风刮来的,花起来不心疼啊。

    沈澈把余款48800给地板店转过去,再加上院子里需要打龙骨和铺锡纸膜,一共是5万块。

    花出去这5万块,沈澈连忙查看游戏,果然看到矿工的经验条增长了5点,由2升级到7,还差3点就是10,就会升级。

    “升级就在这两天了,竟是有些期待。”沈澈目光深邃的说。

    “你目光干嘛那么深邃?”路过的姬薇诧异道,“不是吧,你要全屋全院铺地板?”

    “不但要铺地板,还要把这里打造成私人庄园。”沈澈深邃的说。

    “干嘛,中彩票了?”姬薇不无惊讶的看看四周,心道,这荒郊野外,荒山野岭的,在这花这份钱干嘛?这边人流量这么少,半天不见个来吃饭的客人,住宿一晚上也就百八十的,这么个装修法,哪年回本?

    “你懂室内设计吧?”沈澈问。

    姬薇点点头,“是啊,学美术的,这些都是通着的。”

    “那你看这院子怎么布置才能既低调奢华,又亲近自然,既上档次,又不会让人看出来已产生距离感?”沈澈看着院子问。

    “你说的这种感觉……我能懂,就是新中式风格呗,但是我为什么要给你设计咧?”姬薇侧着脑袋问。

    “这边来一个防腐木的凉亭怎么样,餐桌在亭子里,可以遮阳遮雨,边看海景边吃饭。”沈澈又问。

    “防腐木虽然不错,但是太主流,你还不如用松木更亲近自然,或是石材,做一个石雕晚霞红仿古亭。”姬薇说道。

    “帮我设计设计?”

    “你给钱啊?”

    “自然不会白用你就是。”

    “那我给你出个图纸。”

    对话结束,姬薇就回屋出图纸了。

    沈澈打定主意不再和这女人产生纠葛的,怎么在装修这事上又勾搭上了?

    又到了傍晚,沈澈点了两份晚饭。

    姬薇拿着图纸出来,认真道:“这只是简易草图,大体就是这么个意思,你若觉得行,我就给你出细纲图。”

    晚饭是必胜客的披萨双人餐,炸鸡,虾球,奶茶,披萨简简单单,姬薇拿起一块披萨,吃起来,给沈澈讲解。

    不得不说,这草图画的漂亮,线条和姬薇其人一样,清奇有风骨,又不拖泥带水,很是漂亮。而且,绿植的选择恰到好处,篱笆墙兼具了审美和防盗,院中心的青石板搭配鹅卵石也应景,包括四周的小挂件正是沈澈心中想要的那种感觉。

    “你选的罗汉松盆景树桩?20年份的,要多少钱?”沈澈问。

    “三四千吧。”姬薇道。

    “有没有三四万的那种?”

    “干嘛,在我面前炫富啊?”

    “没有,随便问问。对了,那你的设计费的多少?”沈澈又问。

    “你还真给钱啊,吃了你两顿晚饭,而且,我查了下你这里住宿费是150,你却只收了100,冲这些,我都不能要你钱啊。就当是免费给你参谋下好了,反正是随手画的。”姬薇喝了一口奶茶,说。

    沈澈陷入沉思,倒不是钱的事,他是真不想再跟这女人这辈子瓜葛什么了。上一世的2017年底,这女人留下一封信就出国了,面都没见着。如此绝情绝义的人,真真是要有多远躲多远。

    沈澈道:“装修的事,再议吧,反正现在也没有钱。”

    “随便你,说一下,我明早退房,早晨六点就走。”

    “可以。我退你押金。”

    “算了,就当是两顿饭钱咯。”姬薇把板块披萨填进嘴里,喝了一大口奶茶,用纸巾擦了嘴,站起来往客房走去。

    客房里传出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应该是姬薇在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