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9、激战(一)

    黎明的总攻吹响了号角。

    城墙上,林白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到这场防御战上面去。

    虽然内心深处,对于铁头娃与愣头青的天降奇兵,林白还是非常感谢的。

    若非是他俩来了个神来之笔,自己也没有时间准备地如此充分,而且两人还助林白直接成了九阶武徒,别的不说,至少自保是不成问题了。

    啥也不说了,等今日过去,我林白亲自到城下去给二位立个碑吧。

    不过战争任务再度步入正轨,林白也自是不敢多想。

    眼下玩家虽然因为陷阱改变地形而行进较为缓慢一些。

    但是在两大会长指挥之下,玩家正分三层次逐步朝城墙靠近。

    走于最前面的先驱队人数最少,按照陷阱尺寸稀松排人,前后隔开,一旦有人掉落之后便立马有另一人上前填补,如此将损失降到最低。

    中间之人负责填补,在前面人踏出一个陷阱之后,中间之人便负责稳固加宽土坎。

    走于最后的,则是后方储备人员,一旦前路打通,他们将勇往直前带头冲锋!

    “山贼们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城墙上,护城军们亲眼见证了玩家由疯狂到混乱,再到有条不紊的转变,忍不住感慨一句,心中也慌乱无比。

    可奈何林白却是下了死命令,没有他的准许,任何不得主动攻击!

    他们心中如何不火烧火燎一般!

    难不成要等人家打到你脚下了你才反攻?

    来得及吗!

    眼看着还剩几丈玩家就要走过陷阱区了,众人心慌意乱,忍不住催促起了林白:

    “箭已上弦,县令为何还不下令放箭?”

    “县令,此事事关我青山县百姓之安危,万不可儿戏啊!”

    林白微微颔首,却仍然没下命令。

    “县令!”

    “别急。”

    林白轻声呵斥着,眼下,玩家们还有最后几步就要走过陷阱区了,但林白很清楚,不可慌,也不能慌。

    一慌,就乱了阵脚。

    守城物资他早已清点,虽然够用,但也仅是恰恰足够而已。

    羽箭虽是远攻利器,但其实距离越近,杀伤力就越厉害,超过一定范围之后,威力就会下降不少。

    且武者的防御比之于常人高上不少,超过百米,就不能保证它的威力。

    再说,林白在布设防城工事的时候,就已然有了方案于胸。

    陷阱区距离护城河之间刚好有一个小陡坡,坡度不险,但足可让他们看不见护城河。

    视觉错觉之下,他们还会误以为很接近城墙,心急之下防范心思自会减少,这是第一波攻击的发动节点。

    且等到攻击之时,借用陡坡,被射死的前排倒下还能倒下压倒一片,起到二次攻击的作用。

    等他们看到护城河后,林白亲身试验,想要越过三丈护城河,只有四阶以上武者才有可能,低阶武者想要过河,唯有游过去,这是第二波攻击的发动节点。

    这一节点如果出现变故,比如真有超过四阶的玩家存在,那么林白将不惜以暴露引力弓的代价将之解决。

    当然了,能不暴露就不暴露,这群守城军中,不知道有多少是李丰田的亲信,少暴露一点,对此后的自己就越有利。

    若是他们如之前填坑一般将护城河填埋,林白将触动发动第三节点,即从城墙之上抛下落石、滚木等。

    最后还有煤油火攻的节点,只不过林白推测,估计用不到。

    如果自乱阵脚胡乱攻击造成资源浪费,那么极有可能让林白撑不到明日凌晨!

    “林县令为何还不下令攻击?”

    可是谁知突然出现了一大变故——李丰田居然来了。

    林白心底一冷,两军交战,最为忌讳的就是一个阵营里面出现两个首领,意见不一,军心难定。

    “此战事关青山县全城百姓之性命,绝对不可儿戏!林县令毕竟不是习武之人,纸上谈兵,害人害己,不如退到后方,将战场交予我等武夫手中!”

    面对李丰田的咄咄逼人,林白一忍再忍。虽然如今自己已经是九阶武徒,对付李丰田哪怕不用招式也绰绰有余。

    可是林白却深知,此时不可与他闹翻,否则,城外玩家未止而城内另掀风波,那林白今日怕就真要命悬一线了。

    好在,此时玩家已然度过了陷阱区,正在往护城河方向奔赴。

    只是后方树林里还在不停走出新玩家,林白一时感到心累无比。

    就仿佛凌晨之时的铁头娃一死再死一般,难不成玩家都没有死亡上限?

    眼下还需要处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李丰田……

    这难度未免也太大了些。

    “李统领果真经验老练,不愧是我青山县的武者招牌,一眼就看出那坡道可以做些文章,您看若是此时攻击,那么有陡坡阻挡,极易造成羽箭浪费,可如若等他们越过陡坡,那么将在我们羽箭之下暴露无遗!”

    “哎呀呀,你看我这脑袋,若非是李统领及时出现,那么我就糊涂下令了,李统领当真乃我青山县之救星。”

    林白一边留意着城下情况,一边似若恍然大悟般地对李丰田说道。

    李丰田闻言马上就往城下一看——还真是。

    但他起初的意愿是立刻攻击,而非林白这样分析透彻。

    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自己没有熟悉战场在先,如此简单的道理,他李丰田也不是不知。

    可林白在解释之余又从侧面向众人拔高了自己的眼界,倒真是细心无比。

    或许……也是个可造之材?

    李丰田微微颔首之后却是不再多语,接过一支弓弩后就在沉默中观察战局。

    忽然陡坡后方冒出第一个人,李丰田二话不说一箭射出——

    咻!

    羽箭在空中划过一束流光,精准地射在那人眉心处。

    林白心中冷嘶一声,此人,若是坑好了……哦不,若是用好了,还真是一大助力。

    “没有县令之令,任何人不得攻击!”

    再次一箭后见有人蠢蠢欲动,李丰田便冷然喝道。

    林白心中一笑。

    能用一句话解决的事情就不多浪费一个表情。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李丰田虽射地正欢,但陡坡下冒头的玩家越来越多,他一个人已然射不过来。

    于时,林白见已然到了时机,当即大声喝道:

    “放!”

    ps:求一下推荐票,谢谢啦~( 县令开了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