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公子是好人

    陆尘笙念完诗词后,见着对方许久没有动静,顺手拿了对方手中的银子走了。

    原本钱花了不少,这会儿却又赚到了一两银子,这让陆尘笙心情颇为不错。

    他的心情是好了,但其余才子们的脸色就显得有些不怎么好看了。

    因临雨手中诗词的缘故,踏青之时大家兴起以桃花为题写诗。

    众才子都想要用桃花一诗盖过王漠禾,这么一来兴许能够让临雨对自己多关注一些。

    只可惜诗词齐出却也没有比的过王漠禾这一首。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在这城门处,陆才子居然转眼间便力压他们,写出了如此惊艳的诗词来。

    这意境可是比起他们要好上许多不说,对方构思更是几个呼吸间的事,完全没法比。

    王漠禾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感觉就是冒替了这诗词,似乎都与对方有些差距。

    偷偷将临雨看了一眼,见着其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诗,似乎还是倾心于手上的这一首后,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小荷,我们回去吧。”

    临雨招呼一声丫鬟说道。

    王漠禾见此一急,上前一步道,“临雨姑娘,不知明日可有空闲?在下想要请姑娘一同赏竹。”

    临雨闻言,略微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明日自当赴约。”

    说罢,临雨上了马车自行离去,一旁的才子们看着王漠禾的眼神满是羡慕。

    能够与临雨单独相处,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他们敢想的。

    “小姐刚刚怎么了?”

    小荷有些奇怪的对着自家小姐询问道。

    在一开始询问到,王漠禾便是这诗词的作者时,自家小姐可是极为热情。

    只是这会儿,却显得有些淡了一般。

    临雨皱眉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刚刚那才子所做的诗词,我总觉得与这手中的诗词,似乎是一个意境一般,

    当真说起来,先有人面不知何处去,随后有的这岁岁种桃树,就显得正常搭配多了。”

    小荷闻言一奇,“小姐的意思是说,这诗词或许是那位才子所写的?不是王才子所写?但是这怎么可能?

    这王才子如何知道下阙?更何况作为一个读书人敢冒名顶替那可是连自己名声都不要了,一旦发现功名剥夺,以后在无为官的可能。”

    小荷捂着嘴,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临雨连忙用手将其捂住,“这等话可不许乱说,污了人家名声可担当不起!”

    小荷连忙点了点头,她虽然是一个丫鬟却也知道此间道理。

    “那小姐,明日还要去赴约么?”

    作为自家小姐最为贴身的丫鬟,她却也知道小姐似乎不怎么想要去赴约的样子。

    临雨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她到底不能够确定这诗词就不是对方所写,况且对方都这么承认了。

    “明日带上李小姐一同前往吧。”

    琢磨了一下,临雨决定在带上一人好了,顺带明天好好旁问一下,当时的王慕荷如何做出此诗的。

    今日人太多,她也没有来得及询问上一二。

    拿着银子,陆尘笙回到了家中。

    已经等候许久的伙计们见着陆尘笙回来,当即松了一口气。

    担心物件就这么放着导致不见了,他们特地等到陆尘笙回来。

    陆尘笙见此给了几枚铜币当做谢意后,伙计们也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见自己房屋前都是各种东西,陆尘笙挽起衣袖开始整理。

    “吧嗒...”

    一声踩断树枝的声音响起,陆尘笙扭头看去,却见着城中的小乞丐不知什么时候,偷偷跟着自己回到了家中。

    “嘶,你怎么跟着我一起回来了?”

    陆尘笙有些无语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小乞丐怎么跟着自己一起回来了。

    小乞丐有些惊惧,“城中那些乞丐们盯上我了,我只能够跟着公子出来,希望公子收留,我可以做丫鬟、也可以侍寝的!”

    噗!

    侍寝?什么玩意?

    陆尘笙被惊到,感情你还是一个女的么?

    “我以前的时候,被老鸨调教过,但是就要出阁的时候跑出来了,我绝对可以当的上一名丫鬟的,还请公子收留。”

    说着,小乞丐就直接跪了下来。

    陆尘笙连忙上前一把将其拉起,“行了行了,反正我也孤身一个人,你要是想要留着就留着吧,要是有我一口吃的也饿不到你。”

    他有些心软了,在加上有一个丫鬟在身旁确实会方便上许多。

    比如说洗衣做饭什么的,有人动手的话,陆尘笙自然乐的偷懒。

    在者在这里他还只是一个孤家寡人,找一个人说说话也不错。

    “是,谢谢公子!”

    小乞丐闻言,顿时眼神之中泛着些许亮光。

    “你去生火烧些热水,然后洗个澡、换身衣服。”

    陆尘笙也不客气,直接开始指挥起小乞丐。

    小乞丐也不含糊,揽起一旁的木材就走到灶炉边生火。

    “以前也有人给过你吃的吧?怎么这一次单单选了我,跟在了我身后?”

    陆尘笙一边整理着生活用品一边询问道,白花花的大米倒进米缸,看着小乞丐眼神泛着光彩。

    “因为公子是好人,”小乞丐微微低头轻声说道。

    “好人?给你一口吃的人也不少吧,怎么就这样认定是好人了。”

    陆尘笙听到这里,有些好笑的说道。

    小乞丐低头微微咬了咬嘴唇,随后说道,“因为公子是陆秀才,为了给自己娘子治病做了很多在其他人看来、很荒唐的事情,但在奴看来,公子是一等一的好人。”

    小乞丐以前被老鸨调教过不少,知道即便对方给你一口吃的,那也不一定就是好人。

    那些书生们看起来都是文质彬彬的,那也不一定是好人,可能对方家中还有不少丫鬟都被祸害死的。

    就是因为这样,她一直对其余人保持着很浓重的戒心,但陆尘笙不一样。

    她一直就知道陆尘笙,只是此前的时候陆尘笙的九娘还在,她即便有心也害怕花了陆尘笙的钱,让九娘没钱治病。

    但现在不一样了,陆尘笙这会儿只是孤家寡人,她想着自己兴许可以给陆尘笙当当丫鬟什么的,只要有一口饭吃就好。( 秀才无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