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虹吸原理

    农历二月二十七,春分。

    有寨子里工匠们出人出力,池边一处崭新的房屋已经建造的差不多了。

    初五见着这房屋一点点的搭建出来,脸上满是喜色。

    陆尘笙要求的水车这会儿已经装在了河边,将河水运输到一旁已经开垦好的土地里。

    开垦好的田地里,陆尘笙还洒上了不少草木灰作为施肥。

    “公子,你看这房屋可还有什么需求。”

    林叔看着亲手建造起来的房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还是感觉颇为满意的。

    这房屋大都已经将陆尘笙所要求的,都完整建造出来了,陆尘笙自然满意无比,哪里会有半点其余意见。

    当即拱手对着老匠人说道,“这一次多谢林叔了!”

    见着陆尘笙满意,老匠人也颇为高兴。

    宫琼月来过一次之后,回到寨子里面就让他们把一些好的木材作为建造房屋所用。

    这也是他颇为满意的地方,最起码没有辜负陆尘笙这段时间,不断的好吃好喝的伺候他们这份情谊。

    “今日乃是乔迁之日,在下也没有其余什么好友,诸位若是不介意就且留下来吃上这么一顿的乔迁之喜,如何?”

    陆尘笙冲着众大汉拱了拱手,朗声说道。

    大汉们当即纷纷笑道,“陆才子的手艺,着实有些勾引我等的馋意,我等可就不客气了!”

    “你个糙汉子,天天风雨无阻的来这干活,可不就是图那么几顿饭菜么!”

    另外一名大汉毫不客气的揭穿道。

    大汉闻言也不否认,摸了摸自己的大脑门,引得众人们哈哈大笑。

    “陆秀才若是不介意的话,我姐妹二人是否也能够吃上这一顿的乔迁之喜。”

    就在众人们乐的喜笑颜开的时候,却见两道倩影走到跟前。

    宫琼月俏脸有几分微红。

    自从上一次吃过陆尘笙做的饭菜后,她就会时不时的来这里看一下,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

    也辛亏这里的,大都是自己寨子里的人,要不然她当真有些不好意思过来。

    而她的妹妹,在她回去解释一下之后,对陆尘笙的感官有了一些好转。

    见着自己姐姐时不时跑到这里来一下,一次好奇跟着过来后,却也陷入了进来。

    “欢迎欢迎!陆某也没有什么好友,诸位能够看的起陆某、自然是不甚欢喜!”

    陆尘笙连忙迎着众人进了新的房屋中。

    原本的新房厨房中已经生火不说,一些需要炖的久些的肉,已经在锅里炖了许久。

    “陆公子这品味当真不一般,没有想到一点点的改动就让这屋子,变得更加的更加的大气简朴了许多。”

    老匠人坐在大厅里,看了看周围的布置,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感觉这一处的房屋,比起他以前建造的都要好看上不少。

    “确实很不错,这阁楼上的一些小物件,就是我这大老粗看了都稀罕。”

    林山看了看周围的布置,嘿嘿一笑道。

    这房屋里面的地方他都看过了,对于陆尘笙摆置出来的一些小工具,心中也有些念念不忘。

    宫守月听着一奇,她倒是没有去仔细的看过,听着几个人这么一说,心中反而有些好奇。

    “诸位稍等片刻,在下前去弄来菜肴招待诸位。”

    陆尘笙去厨房忙碌去了,初五也跟着去打下手。

    宫守月见状,偷偷转身翻上阁楼,准备好好看这房屋修建的如何。

    琼月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你做什么,人家的家里就不要乱翻了!”

    琼月有些急了,逮住乱飞的宫守月。

    “姐姐,这人家都没有搬进来住,我们看看又没有什么关系。”

    说着,她转身钻入了一旁的房屋里。

    琼月也有些愣了,连忙跟着一起进去,在她看来这种事情可做不得。

    只是刚刚一进来就愣了一下,这房间里面的构造,确实有些不大一样。

    “这里面居然有一个暗格?”

    守月有些奇怪的摸索了一下,随即一把打开暗格,只见里面正有水正在不断朝着楼下流去。

    刚刚她就是听到了流水声,这才有些好奇的打开来看看。

    “这用来做什么?水运送到楼顶在灌输下来?”

    守月看着纳闷,心中奇怪这是做什么的。

    只是琼月却看到了一旁的物件,当即明白过来这个地方的用途。

    当即她的俏脸微红,“这似乎是如厕的地方,这水是用来冲走污秽的,平时不用的时候就把水流藏匿在墙壁后方。”

    守月听着一怔,看了看一旁确实有着一个恭桶一样的物件,只是这个恭桶下似乎通往着什么地方,所以需要用水来冲刷?

    这一下,即便是大大咧咧的守月也双颊腾红。

    以现在的技术来说,水龙头没有办法制作出来,水管也没有的情况下,陆尘笙使用了最为死板的办法。

    把水牵引到屋顶上在然后在流下,需要的时候直接打开暗格取水就可以了。

    守月有些奇怪了,这水到底哪里来的?

    翻身飞出去,她立刻看到了庭院里的一个奇怪的装置,要是没有看错的话,这水应该就是从这里运输到屋顶上,然后沿着墙壁里的竹管在流下去的。

    庭院里的物件到也简单,就只是一个个的木桶叠加而起,在木桶之间有着一些管子,让她有些奇怪的是,这木桶里面的水居然在往上流?

    作为一个武者,她不用拿开这管子,就可以感觉到确确实实这水就是在轻轻松松的朝着屋顶上流去。

    经流过一个接一个接的木桶。

    守月有些愣住了,这个事情完全就是超出了她的想象,在她的印象里面,这水不应该是从高处往低处流的么?

    而此刻,不仅是她就是一旁的琼月也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琼月只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满脸不解将这木桶看着。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已经开饭了快来!”

    陆尘笙走到小院里,见着面前的两人有些愣愣看着面前的木桶,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守月扭头,美目死死将陆尘笙盯着,“你是如何做到的?”

    什么如何做到的?

    陆尘笙一脸莫名之色。( 秀才无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