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银光

    张有成背着手,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仿佛刚才的笑脸,只是杨柯的错觉,杨柯注意到他的嘴角似乎闪烁着一丝银光,像是有什么反光的东西贴在了他的脸上。

    不过张有成看向房内时转了下头,再转回来的时候银光已经没了。

    杨柯有点奇怪,他怎么一直在眼花?

    他见张有成没有欢迎也没有从门口让开的打算,于是主动道:“张老师,这是我给嫂子买的礼物,也不知道嫂子会不会喜欢。”

    杨柯把礼物递过去想缓和一下气氛,但张有成并没有接,而是背着手侧过身道:“进来吧,礼物放在桌子上就行。”

    看来他的气还没消。

    话说回来,张有成的表情怎么能这么淡定?

    他难道已经习惯了这股臭味?

    “张老师,您家里的气味有点严重啊,要不我帮您再找找到底是什么原因?”

    杨柯以为张有成之前大扫除没有找到臭味的源头,或者他家的管道什么的出了问题。

    如果他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之前的冒犯说不定就能一笔勾销。

    张有成脸色不悦道:“气味?什么气味?”

    “额,没什么。”

    杨柯简直惊呆了。

    张有成的性格也太奇怪了吧?

    他之前明明每天就像写日记一样给自己发消息,怎么转眼间就因为一个小错误对他这种态度?

    给人感觉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杨柯跟着张有成走进别墅客厅,他注意到别墅里只有客厅开了灯,除此之外的地方灯都是关的。

    “怎么没看到嫂子?”

    “这不是为了欢迎你来嘛,她带着孩子一起去买菜了。”

    这个时候张有成的声音又变的温和了许多,同时杨柯注意到他的表情也恢复了笑意。

    这才是杨柯熟悉的那个张有成,他这样的表情意味着已经原谅了杨柯。

    只是前后转变的未免也太快了。

    而且转变的时机也很莫名其妙。

    难道就因为他提了一句嫂子?

    “杨编辑干嘛站着?坐坐坐,你喝点什么,我去给你拿。”

    “哦,不用太麻烦,我喝白水就行。”

    看到张有成这么热情,杨柯已经完全懵了。

    “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跟我瞎客气什么,我最近新买了一些上好的龙井,你等着,我给你冲一杯。”

    张有成把杨柯按在沙发上,然后乐呵呵的去泡茶了。

    只是当他从灯光走入黑暗中时,身形从笔直变得有些佝偻。

    张有成前后的态度反差让杨柯有些坐立不安,而且奇怪的是当张有成走进黑暗中的时候,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一丝银光。

    厨房里响起杯子碰撞的声音,同时杨柯隐隐听到张有成似乎在自言自语什么。

    他悄悄起身走到距离近一点的地方,刚打算隔墙偷听,张有成就已经走了出来。

    “杨编辑,你怎么起来了?来来来,上好的龙井,快来尝尝。”

    “谢谢张老师。”

    杨柯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回沙发,他看着杯子里冒着热气的茶水,突然发现里面也有星星点点的银光。

    “卧槽!”

    “嗯?怎么,杨编辑不喜欢喝茶?”

    张有成依然笑得很温和。

    但此时在杨柯眼里,却是那么的诡异。

    “张老师,您刚才泡茶的时候,有没有往里面加了些什么?”

    “除了加茶叶还能加什么,这种龙井茶就得喝最纯的,如果混杂别的东西简直就是浪费。”

    张有成还是在笑。

    他到底在笑什么?

    还有他一直看到的银光又是什么?

    如果只是一两次还有可能是眼花,但这都看到三次了!

    “你怎么不喝?喝啊。”

    “额,太烫了,等凉一凉再喝。”

    “好茶就是要烫的时候喝,不然怎么能叫品茶呢,快尝尝,如果你觉得好的话,我再送你一些。”

    张有成的催促让杨柯有些不安。

    进来后张有成一直在笑,让杨柯总觉得他像是在隐藏什么。

    杨柯突然想到,什么种类的花的花瓣长得那么像手指?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没有多想,然而现在把所有细节重新回想一遍,他发现可疑的点实在是太多了。

    进门前门铃里咽口水的声音,奇怪的笑声,院子里花瓣像手指的花,时隐时现的银光,以及张有成的情绪转变,都非常可疑。

    不对,还要更早。

    之前杨柯在公司呆了一天血瓶吊坠都没有任何反应,在地铁,在街上也都一样,为什么偏偏到了张有成家的门口突然开始疯狂抖动?

    虽然当时他脑海中充斥的声音意义不明,但联想到昨晚噩梦中血瓶项链吸收血液时的场景,能让血瓶项链出现反应的,很有可能就是血液。

    而且杨柯记得血瓶项链吸收的那些血液中,也有一些银色颗粒。

    也就是说,如果他看到的三次银光不是金属,而是类似某种血液一类的东西。

    现在想想这三次银光分别出现的位置。

    第一次,张有成的嘴角。

    第二次,张有成的肩膀。

    第三次,茶杯里……

    杨柯一边想,一边下意识的看向面前的茶杯,发现里面的银光并没有像之前两次那样消失。

    血液,银光……茶,水……

    人狼进食的场景从杨柯眼前一闪而过,难道说,是食物?!

    嘴角的银光被张有成舔了倒是能说得通。

    那肩膀上的银光又该怎么解释?

    “杨编辑?茶要凉了。”

    杨柯不知不觉思考了很久,张有成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于是提醒了他一下。

    “哦,好。”

    杨柯把茶杯端到嘴边,然后余光中看到张有成双拳紧握,而他手背上的毛发也旺盛的有些离谱。

    “他很期待我把茶喝下去。”

    他把茶杯放到嘴边停了一会儿,然后又重新放到茶几上道:“张老师,我突然想到一种恐怖题材,想让您帮我把一下关,看合不合适征稿。”

    张有成的嘴角有些抽搐,他的笑意也开始变得牵强:“什么题材。”

    “嗯~同类相食,比如一个狗才是智慧生物的世界,但它们当中却经常出现相互食杀的情况,以狗的视角切入,应该会很有看点。”

    张有成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不过他沉默了两秒,然后道:“这种题材,容易被禁。”( 血源入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