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意外?

    第二天,江继去了药铺,发现药铺里面确实有他需要的药草,只不过有些名称不一样。

    但是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摆在了他面前——钱。

    一次药浴所需的银子大概需要二两,换算成铜钱就是两千文。

    而江继就算得到天生神力的天赋,再加上练武之后,力量大增,可以比以前赚的多一些。

    但是码头一天的活是有限的,他一天也就赚两百多文钱,十天才够泡一次的钱,这还是不算其他开销的情况下。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看来只能半个月泡一次药浴了。”

    这不禁让江继怀念起在少林寺的日子,根本不用为赚钱操心,隔个两三天就能泡一次药浴,他只需安心修炼就好了。

    “可惜啊!”

    江继想不到其他什么赚钱的方法,不然也不会去卖苦力。

    穿越之初,像是什么纸张,高度酒,玻璃什么的,江继也想过。

    但是后来将前身记忆都消化之后,就发现这世界都有,还挺常见,江继就算想去搞也竞争不过别人。

    所以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去卖苦力了。

    虽然现在有了武功,但是江继可不愿意去给人家看家护院之类的,虽然赚的多一点,但是不自由,还有一份责任压在身上,一点都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跟原来没有什么不同,江继还是像原来一样,只是晚上回家多了练武这一项。

    一转眼就快过去了一个月,又到了交例钱的时候。

    “你跟我来这边。”

    有人拍了一下江继的肩膀。

    江继看清来人,眉头一皱,但是还是跟了过去。

    “大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江继露出笑容,望着眼前这个眼熟的瘦竹竿。

    瘦竹竿咧着一嘴大黄牙,食指与大拇指轻轻搓动。

    江继笑容一滞,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笑着从怀中掏出二十文钱,递给了瘦竹竿。

    虽然心里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但是他不愿意为了一点小钱就破坏自己的计划,与黑蛇帮交恶。

    瘦竹竿瞥了一眼手中的铜钱,似乎很满意:“还是你上道,回去吧。”

    “是,您以后多关照。”

    瘦竹竿大大咧咧的说道:“嗯,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报我张铁的名字,一般人还是要给我几分面子的。”

    “那就谢谢大哥了。”

    江继也没有在意,转身往回走,这种货色就算是没练武之前他都能收拾。

    被他敲诈纯属是不愿意惹麻烦。

    等到他金钟罩大成,这种货色随便收拾,即便是黑蛇帮也不会因为这么一个小人物,而跟一个挺厉害的武者交恶。

    “从我这几天观察来看,这小子每天能赚二百多文,而且也没什么花销,钱肯定都存着。

    听街坊邻居说他现在是孤身一人,不过硬来我肯定不是这个蛮小子的对手,而要是拉上其他人,就要分他们一份。

    不如等到这小子出来做工,然后我去他家里找找,说不定能发一笔横财。”

    瘦竹竿望着江继远去的背影,眼神闪烁,心中暗暗谋划着。

    ……

    “小继,你在哪?”

    听到熟悉的声音,江继有些诧异,将身上的大包放下,他迅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步走去。

    “王婶,我在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出大事了。”

    王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脸盘比较大,肤色蜡黄。

    此刻她脸上满是焦急之色,额头上布满汗水,气喘吁吁,她见江继走过来,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就往回走。

    “出什么大事了?”

    江继一脸莫名其妙,他现在孤身一人,能出什么大事?

    “是木婆婆,她快不行了!”

    王婶的话宛若晴天霹雳,让江继脑海中一片空白,机械的随着王婶往前走。

    过了一会儿,江继终于回过神来,他一把将王婶拉住,将她身形掰过来。

    “怎么回事?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看木婆婆还好好的。”

    望着江继那欲择人而噬的眼神,王婶浑身一哆嗦,顾不得平日里和善的江继为什么给人如此可怕。

    她连忙说道:“你家里遭贼了,然后被木婆婆撞见,那贼非但不逃走,还反而直接跑到木婆婆家里翻箱倒柜。

    木婆婆一边叫人,一边想要拦着,然后被那个贼推倒了,我出来的时候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你快点回去看看吧,见她最后一面。”

    “怎么会这样!”

    江继松开王婶,也顾不得隐藏自己会武功的事情了,直接运起了轻功提纵术,迅速朝着家的方向赶过去。

    “木婆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心中焦急万分,江继的速度已经达到了自己能达到的极限,但是他仍然不顾经脉的承受能力,继续加速。

    码头本来就离他住的地方不是很远,不过片刻的时间,江继就到了。

    而后他直接冲进木婆婆的家中,拨开围着的那几个人。

    望着木婆婆奄奄一息的样子,江继鼻头一酸,前世相似的场景在他眼前浮现。

    他一把抓住那粗糙而又枯瘦的手掌贴在脸上。

    “木婆婆,我回来了!”

    木婆婆听到声音,眼珠子转动,望着那熟悉的脸庞,想要开口说话,却说不出来,这让她更是急切。

    “您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您以后慢慢说。”

    江继强行让自己冷静一些,他转头看向街坊邻居,红着眼睛问道:“找大夫了吗?”

    “大夫已经走了,说让我们给准备后事。”

    说话的是王婶的丈夫,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

    江继沉默下来,其实他可以感受到木婆婆的生命气息,已经如同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可惜……

    王叔拍拍江继的肩膀,默默地带着其他人出了屋子,将房门关上。

    江继可以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也知道他和木婆婆感情深厚,在失去养父养母之后,又要失去一个亲人,换谁都是巨大的打击。

    “嗬嗬~”

    “婆婆,你别急啊,你一定会没事的,你有什么事,以后可以说给我听,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一滴滴黄豆般大小的泪珠簌簌的落下。

    “对了,我会武功,内力那么神奇,一定可以救人!”

    江继忽然反应过来,而后深吸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他从来没有用内力渡入其他人体内的经历,所以他要格外小心,不能让情绪左右自己。

    金钟罩修炼出的精纯真气顺着木婆婆的手掌,慢慢进入她的体内,而后流转全身。

    “小继……”( 我得到了很多天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