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6章.一个没有感情的除灵机器

    玻璃里面的乔桥,脸色惨白,双眼布满血色,但那笑容,实在渗人。

    “嗯?”

    乔桥看着镜中露出骇人笑容的自己,却歪了歪脑袋。

    “已经能够影响到刚刚接触的人了?”

    判断有误?

    他可不是被怨气缠身的新井慎之介,按道理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这个怨灵影响才对。

    一点儿也没有感到恐惧,乔桥反而思考起问题来。

    “乔桑?”

    新井慎之介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只觉得一阵阴风吹过,忍不住瑟瑟发抖。

    “请在这里等等。”

    乔桥吩咐了一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般问道。

    “对了,新井先生,您的重要财物买过保险了吗?”

    “保险?”

    新井慎之介不太理解。

    “您知道的,除灵可能会有一些器物的破损,为了避免之后的纠纷,最好先和您确认一下。”

    “唔,没关系,你随便出手,我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新井慎之介点了点头。

    还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得到同意,乔桥穿过客厅,朝着起居室走。

    据说那里就是屋子最开始的主人上吊自杀的地方。

    一路上,所有的镜面一齐出现了那张惨白的脸,正狰狞着对乔桥大笑。

    滋

    电视机突然打开,一片雪花点之后,出现了白衣女性在地上爬行的黑白画面。

    嘭

    窗户不知道被什么打开,夜风吹进来,令窗帘飘扬。

    铮

    厨房的菜刀忽然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鸣音。

    哒

    起居室的灯忽然亮起,又迅速灭掉,一闪一灭之间,乔桥看到,在窗帘底下,有一双脚。

    灯灭了,屋内一片漆黑。

    灯亮起,那双脚又消失不见。

    灯灭了,此时乌云飘走,月光重新照耀房间里,一片寂静。

    灯亮起,乔桥的面前,一张脸忽然出现。

    那张脸长相普通,没有眼白,全无血色,舌头伸长,脖子上有深紫色的淤青,穿着旧式西装,比乔桥矮半个头。

    一股负面的情绪试图窜上乔桥心头。

    恐惧,愤怒,迷茫,绝望。

    “把我的家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

    怨灵发出咆哮,两只手朝着乔桥的脖子伸出,似乎就要掐住乔桥的咽喉。

    但下一刻,怨灵的动作骤然定格。

    因为一把巨大的左轮手枪,顶住了它的脑袋。

    本来应该直接穿过枪口的灵体,却没能再往前一步。

    乔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包里掏出了左轮手枪,抵住了怨灵的脑袋。

    那些负面情绪早已消失不见。

    他心中波澜不惊。

    彷如一个没有感情的除灵机器。

    嘭

    不需要多余的言语。

    乔桥扣下了扳机。

    子弹被击发,火药的燃烧令枪膛内迸发火光,子弹在出膛的那一刻,由于冲击力而变形融化,大量金属破片混杂着液体成放射状炸裂开来。

    怨灵还处在迷茫之中。

    不,它已经不会再迷茫了。

    因为怨灵的脑袋已经不见了。

    连同新井慎之介的半张床。

    乔桥枪口射出的霰弹不仅仅只是破片,更有经过浓缩了的灵水结晶,对于怨灵拥有极大的杀伤力。

    按照他自己的统计,每一发子弹,算上灵水结晶在内,包含有五个标准单位的灵力。

    足够让市面上能见到的绝大部分怨灵蒸发了。

    眼前这个也不例外。

    “???”

    新井慎之介听见枪声,朝屋子里望去。

    只见一个穿着旧式西装的人,缓缓往地面坠落。

    他的脑袋已经不复存在。

    而乔桥,手持巨大的左轮手枪。

    如果不是因为伤口没有任何血迹,只有点点光粒逸散

    新井慎之介肯定会立刻报警。

    “请等一下,乔桑。”

    新井慎之介下意识开口问道。

    “用手枪也能除灵?”

    这超出了新井慎之介有关怪异的常识。

    不如说,超出了新井慎之介作为人类的常识。

    “当然。”

    乔桥淡然答道。

    “你们公司的游戏里,难道没有用枪支击杀丧尸的设定吗?”

    我身为一个除灵师,使用手枪除灵是合情合理的。

    乔桥仿佛在这么说。

    新井慎之介一时无言以对。

    甚至觉得乔桥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在《生化o机》里,甚至可以用手枪在丧尸群里开无双。

    既然子弹能够杀人,为什么不能除灵?

    乔桥说完,没有停下来手中的动作。

    嘭嘭嘭嘭嘭

    他继续开枪,一连五发,将已经开始变得稀薄的灵体彻底击碎。

    连同新井慎之介的半个卧室。

    直到怨灵的灵体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就连最后那在空气中呢喃的执念,都被枪声掩盖。

    一阵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带走了火药的味道。

    月光下的房间,静谧无声。

    “有、有必要这么做吗?”

    新井慎之介倒不是心疼自己的卧室,而是感觉乔桥第一枪就已经把怨灵驱散了,后面的鞭尸好像有些多余?

    “当然。”

    乔桥觉得不够,又从背包里掏出了一瓶喷雾,一边喷洒灵水,一边说道。

    “过去,曾经有除灵师用符咒驱散了一个怨灵,认为已经完成了任务,可没想到那怨灵实际上没有完全消失,而是附身到了那一家人的小孩身上,最后,那家人全部惨死,无一生还。”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位除灵师因此而自尽,可没想到自己的灵魂成为了怨灵,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其彻底抹消。”

    灵水喷洒完,乔桥又点燃了一根镇魂香。

    淡淡的香味弥漫在房间里。

    “华夏有一句谚语,抽薪止沸,斩草除根。”

    换句话说,记得补刀。

    乔桥没办法令怨灵解脱,那就只能让它彻底湮灭。

    不在尘世留下一点儿念想。

    看到自己卧室一片狼藉的状况,新井慎之介忽然理解了为什么乔桥要问自己买没买保险。

    做完这一切,乔桥才看向新井慎之介。

    他身上的阴气已经完全消散了。

    “已经没事了,新井先生,可以进来了。”

    闻言,新井慎之介蹑手蹑脚地走进自己家。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原本感觉阴森冷清的房子,忽然变得温馨明亮了一点。

    结算完共计二十万日元的报酬,新井慎之介忽然开口道。

    “这么说来,这个怨灵也挺可怜的,公司破产,妻离子散,最后自尽。”

    可能是因为正在开发恐怖游戏,有些多愁善感了吧。

    乔桥没有回答。

    他并不在意怨灵背后的故事。

    可能这个怨灵是被妻子背叛陷害,走投无路。

    可能他是被同伴出卖,背了黑锅。

    可能他只是大企业之间的博弈下被牺牲的无辜棋子。

    这都不重要。

    乔桥看过很多灵异故事,里面的灵总是有苦大仇深的背景,有凄惨悲剧的身世,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甚至还会有怨灵被感化,帮助人类,甚至相恋的桥段。

    曾经,有一位新手除灵师问过乔桥。

    “这个世界难道没有善良的怨灵吗?”

    乔桥也不否认,若是认真寻找,或许真的存在善良的怨灵。

    但对他而言。

    只有不出现在人类面前的怨灵,才是好怨灵。( 射程之内遍地真理   )